历史的教训 8.3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will

第五章 性格与历史

社会的基础,不在于人的理想,而在于人性,即本能

就已知的历史来说,人类的行为并未发生多大的改变。在柏拉图生活的年代,希腊人的行为举止与近代的法国人非常像,罗马人的行为举止则与英国人类似。

有史以来,人的演化一直是社会性的而不是生物性的:其进化程度不是经由物种遗传变异,而主要是因为经济、政治、智力和伦理道德的革新,通过模仿、习俗和教育的力量,个别地或者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社会进化,是习惯与创新相互作用的过程。模仿与创新是相互对立的,但是在实际的历史进程中,二者又是合作相依的。模仿的多数遵循着少数人的创新,而创新的少数人又遵循着原创性的个人,以便通过新的方式去适应环境与生存的要求。历史大体上是由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造成的,大多数人只为胜利者鼓掌欢呼,并充当社会实验的人类原材料。

社会的进化需要创新,但是并不是所有创新都能推进社会向更好的方向进化,那些抗拒改变的保守派,与提出改变的激进派具有同等价值——甚至可能更有价值,因为这些习惯和礼俗,是无数代人在许多个世纪的历史长河中形成的智慧与经验的结晶。新的观念应该被听取,因为少数新观念可能有用。但新观念必须经过异议、反对以及轻蔑的研磨。老年人抵制年轻人,与年轻人刺激老年人,都是对的。经过这样的对抗,就像两性冲突和阶级斗争一样,才能产生充满张力的创造性力量,才能带来富有活力的发展。

第六章 道德与历史

道德是社会规则,它即因时因地而异,甚或时而矛盾,也仍然 存在普遍性,并不可或缺。

今天的每一种罪恶,在以前都曾经被视为品质

狩猎时代:好斗、残暴、贪婪和好色,在为生存而战斗的狩猎时代,是一大优势。男人的罪恶可能是他崛起时的遗迹。

农耕时代:勤奋变得比勇猛更加重要,讲究规则和节俭比武力更有价值,和平比战争更加有利。

新的制度要求新的美德,同时把一些旧的美德视为罪恶。

道德的普遍性:罪恶在每一个时代都曾蓬勃发展,卖淫嫖娼、赌博、不诚实、政府腐化、通奸与谋杀在几乎每个时代都依稀存在。而在这些血腥画面背后,也还有不计其数的正常家庭,他们有美满的婚姻,男人和女人,和善且恩爱,与孩子们一起享受着有苦有乐的生活。

道德上的自由也挺好:解除了对神怪的恐怖,既不伤害到别人也不会伤害到自己地快乐享受

第七章 宗教与历史

宗教在每一块土地、每一个时代,都发挥着似乎不可或缺的作用。对于不幸的人、受难者、孤儿和老人来说,宗教带给他们超自然的安慰;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把这种安慰看得比任何自然的援助更为珍贵。它帮助家长和教师管教年轻人。宗教让社会最底层的人有了存在的意义和尊严;通过宗教的一些仪式,人间的习俗变成与上帝的神圣关系,从而形成稳定的力量。因为人生而不平等,所以注定我们有许多人经受贫穷和失败,对于失意的人而言,某种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希望是替代绝望的唯一选择。摧毁了希望,阶级斗争就会愈演愈烈。

历史不支持任何神学解释!就像生物学的其他分支一样,从根本上说,仍然是一个个人和群体中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过程,它从不优待善心,它充满了不幸,最终的考验全看生存能力。自然和历史并不认同我们的善恶观念,它们把那些存活下来的适者当作“美”,而把那些失败者和被淘汰者看作“恶”,宇宙对基督和成吉思汗(Genghis Khan)也是不偏不倚,一视同仁。

如今科学技术令人敬畏的胜利,提升了人类的能力和破坏性,向神圣的天命发起了挑战。用世俗制度取代基督教是工业革命的最高峰和最关键的结果。爱国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宣传,接替了超自然的信仰和道德准则的教诲。宗教节日已经变成了假期。

然而历史的一个教训就是,宗教具有多次生命,有复活的传统。自然的伦理力量太过脆弱,以至于不能抵抗那些潜藏在文明之中、展现在我们的梦境、犯罪行为与战争中的野蛮?在我们这个时代以前的历史中,还找不到一个显著的例子表明,在没有宗教的帮助下,一个社会的道德生活也能成功地维持。法国、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使他们的政府脱离了教会,但是他们仍然需要宗教在维护社会秩序方面给予帮助。只有少数几个共产主义国家,不仅已经与宗教脱离关系,并且还拒绝其援助。这个实验在俄罗斯取得了明显而暂时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人们暂时将共产主义当成了人民的宗教,它取代了教会,成为了安慰与希望的供应者。如果社会主义政权不能消灭民众的相对贫穷,这个新的宗教就将失去它的狂热和效果,国家也许就会默许恢复超自然的信仰,以此来缓和不满。“只要有贫穷,就会有神灵。”如果再有一场战争摧毁西方文明,毁灭城市,蔓延贫穷,让科学名誉扫地,宗教就会再次变成劫后余生的人们唯一的希望和指引。

第八章 经济与历史

按照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描绘,历史是运行中的经济——个体、群体、阶级及国家为了食物、能源、材料和经济实力所开展的竞争。

毫无疑问,经济的解释能阐明很多历史现象。但是,他可能也低估了群众运动中非经济诱因所起的作用,比如:由于宗教的狂热,产生了激进的穆斯林和西班牙军队;由于民族的情绪,出现了希特勒的军队和日本神风敢死队;由于暴民的自取灭亡,造成了1780年6月2日到6月8日伦敦的高登(Gordon)暴动,以及1792年9月2日到9月7日巴黎的大屠杀。在这种情况下领导者的动机(通常是隐蔽的)可能是经济的,但是结果却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群众的情绪。在许多实例中,更明显的原因是政治权力、军事力量而不是经济活动,就像1917年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或者在南美洲历史上不断发生的军事政变。谁能够宣称,摩尔人征服西班牙人、蒙古人征服西亚和莫卧儿王朝征服印度,都是经济力量的产物?在这些事件中,穷人被证明比富人更强,军事上的胜利换来了政治上的统治地位,并带来了经济的控制权。武将可以用军事的方式阐述历史。

0
《历史的教训》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