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 8.9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seki

《追风筝的人》(卡勒德·胡赛尼)

- 您在位置 #80-8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00:32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回首前尘,我意识到在过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

- 您在位置 #1519-15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12:44

他把一切都告诉他了,关于阿塞夫和他的朋友对他所做的事情,关于那只风筝,关于我。奇怪的是,我很高兴终于有人识破我的真面目,我装得太累了。

- 您在位置 #1555-155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14:30

如果这是哈桑跟我过去常看的印度电影,在这个时候,我应该跑出去,赤裸的双脚溅起雨水。我应该追逐着轿车,高声叫喊,让它停下来。我应该把哈桑从后座拉出来,告诉他我很抱歉,非常抱歉,我的眼泪会跟雨水混在一起。我们会在如注大雨中拥抱。可这不是印度电影。我很抱歉,但我不会哭喊,不会追逐那辆轿车。

- 您在位置 #1705-170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16:22

汽车发动了,停在那里,我们挨个爬上油罐车的后踏板,爬上后面那条梯子,滑进油罐。我记得爸爸爬到一半,从梯子一跃而下,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他把盒子清空,从土路中央抓起一把灰泥。他亲吻泥土,把它放进盒子,把盒子放进胸前的口袋,贴着他的心。

- 您在位置 #2507-251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35:42

我想起挂电话之前拉辛汗所说的一句话。他不经意间提起,却宛如经过深思熟虑。我闭上眼,看见他在嘈杂的长途电话线那端,看见他歪着头,嘴唇微微分合。再一次,他深邃莫测的黑色眼珠中,有些东西暗示着我们之间未经说出的秘密。但是此刻我知道他知道。我这些年来的怀疑是对的。

他知道阿塞夫、风筝、钱,还有那个指针闪光的手表的事情。他一直都知道。“来吧。这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拉辛汗在挂电话之前说了这句话。不经意间提起,却宛如经过深思熟虑。

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 您在位置 #2631-263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39:36

“哈桑?”我说。我上次说出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那些久远的负疚和罪恶感再次刺痛了我,似乎说出他的名字就解除了一个魔咒,将它们释放出来,重新折磨我。刹那间,拉辛汗房间里面的空气变得太厚重、太热,带着太多街道上传来的气味。“

- 您在位置 #2757-275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42:32

她神情安详平静,似乎死得无牵无挂。我们在山上的墓地埋了她,那座种着石榴树的墓地,我也替她祷告了。她的去世让哈桑很难过——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

- 您在位置 #2831-283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44:16

我梦到花儿再次在喀布尔街头盛开,音乐再次在茶屋响起,风筝再次在天空飞翔。我梦到有朝一日,你会回到喀布尔,重访这片我们儿时的土地。如果你回来,你会发现有个忠诚的老朋友在等着你。

愿安拉永远与你同在。

- 您在位置 #4814-482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2月24日星期一下午10:50:02

俯视索拉博,他嘴角的一边微微翘起。微笑。斜斜的。几乎看不见。但就在那儿。在我们后面,孩子们在飞奔,追风筝的人不断尖叫,乱成一团,追逐那只在树顶高高之上飘摇的断线风筝。我眨眼,微笑不见了。但它在那儿出现过,我看见了。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 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风掠起他的头发。我想我看到他点头。 “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 然后我转过身,我追。 它只是一个微笑,没有别的了。它没有让所有事情恢复正常。它没有让任何事情恢复正常。只是一个微笑,一件小小的事情,像是树林中的一片叶子,在惊鸟的飞起中晃动着。 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

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

我追。

0
《追风筝的人》的全部笔记 269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