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8.3分
读书笔记 零星章节。
nolix

《Jobless on edge of pea field》, 《Migratory cotton picker》 ,《Man beside Wheelbarrow》(1934)

在1955年到1956年间的匹兹堡,史密斯(W. Eugene Smith)拍摄了一个小男孩在墙上按手印。这是一幅可爱的照片,一个无伤大雅,又如此永恒的影像以至于将人带回到人类黎明时期,在岩洞墙上开始涂抹的时代。稍有困扰的部分是:由于史密斯同时拍摄了他手持一把木剑,另一长棍放在胸前(?翻译错误?背后)几乎要被刺穿的样子。 ....他的眼睛掩在深影中,因而我们是从他的手辨识出其身份。手既保持沉默又为他代言。“我只拥有声音”,奥登在30年代末宣称,而照片中的男子所拥有的只是手掌,和他倚靠的饱经风霜的木头是完全一样的纹理(木料的摆放角度几乎使其像是他的上臂)。 在大学里学习贝克特,我认识到“等待”展现了所谓的人类状态。在现实中,这一普遍的状态在特定环境下得以显现。荒诞也总有可以识别的内容或背后的经济因果关系....《愤怒的葡萄》里,乔德家中的其他人眼睁睁看着,约翰叔叔山穷水尽,无以为继时冲向酒水店要把自己喝死。 p.45: 无论从行进中的火车的哪一侧看过去,英国总体上都显得非常狭隘.....自1948年开始,埃文斯一直享有着摄影特刊编辑的特权地位,照片包含四种颜色,连同文本,埃文斯称赞(火车窗口的七张照片)为“窗口远眺的丰富消遣”。火车车窗外的景象就像是家中窗外的景象和汽车车窗外的景象的交织,这就像在家时,或是在开车或坐车时,你不一定非要看窗外。 在火车上你面对的并非一定是风景。而是一个选择,如果你喜欢,你可以在旅行时阅读,不时抬头看看窗外,埃文斯对火车窗外的客观视点是他在纽约地铁工作和在20世纪30年代路易斯安那州拍摄汽车与窗外风景的直接延伸。 关于地铁照片,视角都是事先预定,在此情况下就是预定好路线,对于那些对"自动而重复的艺术元素"感兴趣的人来说,路线和窗外的双重限制是解放和授权。至少,他有一张新泽西地区房屋的照片,像弗斯科曾拍过的一张照片---某天什么特别的事都没发生,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火车或其他车辆经过。 p.302: 埃文斯善于使用后退的远景——不管是路,门厅,或镜子——来表明时间的流逝。韦斯顿在他照片中做了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视觉的望远镜,在这里伸展超越了历史时期的深处——甚至超越了在非同一般的圣玛丽照片中瞥见的腐烂的树——进入地质学的广袤钟。进入史前时代。韦斯顿转向美国纪实摄影主流的努力,在1941年得以巩固,其时他接受了乔治.梅西的任命,出任限量版俱乐部主管,为惠特曼《草叶集》插图本提供照片。 ...他们从卡梅尔家中出发,一直往东,经过南部,在亚特兰大中部和新英格兰漫游。在“惠特曼旅程”钟,他们·驶过了二十四个州,总路程累计两万英里。 韦斯顿抵制拍摄任何“编进特定程式”的照片,而钟情于“惠特曼笔下当代美国广阔,兼容之总和”。梅西则担心摄影师不够配合,偏离惠特曼的源头太远。而他的答复是: “按惠特曼诗歌目录,路易斯安那槲(hu)树,加利福尼亚红杉,系在谷仓的牛,磨刀机和庭院丁香花丛开列清单来拍摄相符的照片,这甚至不该是一个摄影师的工作.....” 这里有着诗歌反讽。 p.149: 30年代的帽子无论承受多大的蹂躏,它始终未被非人化。相反,它和佩戴者密不可分。如今我们看到帽子和佩戴者的象征性分离。兰格忠实于斯坦纳对巴尔扎克的评论:

如果他描写一顶帽子。他这样做,是因为一个男子在戴着它。

新一代摄影师描述一顶帽子,是因为它碰巧在那里。温诺格兰德的照片恰是这一转型的表达和展现。显然,温诺格兰德不是第一个拍摄一顶不再某人头上的帽子。帽子和 人分离。但温的照片恰是我关注到的。运气?是的。但不比他首先碰巧看见这一点更为幸运。温在寻找拍摄对象——寻找某种共鸣,假定某种正确的创作——和兰格倾向于”没有事先计划“或先入之见相一致。他头脑中并没有特别的计划,他没有比我更刻意地寻找一顶帽子。但关于这顶帽子的一些东西,就在那一刻,打动了他。也打动了我。 巧合?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正如卡蒂埃.布列松所说:”只有巧合“。

0
《此刻》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