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记事 9.2分
读书笔记 探望王景超
原苜苜

和桑说,她决定不做这个有公权力的右派了,她想跑回家去自谋生计,做个没有公权力的人。我想夹边沟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一开始相信了D的话——"不剥夺右派的公民权",可是渐渐地都心灰意懒以为在等待中死去。

"天地间一片白茫茫。西南方向的雪原闪烁着太阳耀眼的亮光,而东方的雪野呈现出蓝莹莹磷火般的朦胧色彩。天地相接处有几株灰楚楚的树木。"

白惨惨的尸骨不知何时有亲人来悼念,东方朦胧,不知何时能给眼前的人一些暖意。

一屋子的女人,互相诉说着死去的男人和今后的活路。"几个人简单交谈后便大声痛哭。哭够了睡觉。房子了没生火,房顶依然能看见星星,门口挂片芨芨草帘子。"

和桑最后走时也没找到丈夫的坟头。在去兰州的列车上遇到了一位临洮县的教师,说很近,也就两百米。

五十一岁,和桑又做了寡妇。在为"生存"奔波了二十多年后,她可以有余力去做剩下的一些人。不放弃任何机会找到王景超的坟茔。

还是无果。

她六十七岁了,要写一本书,叫《经历——我的1957》。她说要把亲历的苦难写出来,变成一笔精神财富,献给人民,献给社会。

可是,真的是这样麽?这段沉痛的历史如今有谁愿意重提?那些苦难又有谁愿意敲碎了看里面的东西?

历史,真的不会重演麽?

0
《夹边沟记事》的全部笔记 27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