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一篇
时令草莓
然而,万万不可断言,一个悲伤的人有可能借助他本人的一张护照照片使他自己的悲伤变得不具体;因为真正的悲伤本身就是不具体的,至少我的的悲伤和克勒普的悲伤就是追溯不出任何缘由的,并且恰恰由于我们的悲伤不具体到了近乎随意的地步,才证明他具有一种不需要任何缘由来引发的强烈程度。如果存在着某种可以接近我们悲伤的途径,那么,唯有通过照片,因为在以此连拍六张的快照上,我们所看到的自己虽然并不清晰,但重要的是,我们所看到的自己是被动的、被中立化了的。我们两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同自己打交道,一边喝啤酒,一遍大嚼血肠,增加情绪和做游戏。我们把照片折叠起来,用剪刀剪成碎片;为了这种用途,我们身上总带着剪刀。我们把剪碎的老的和新的照片碎片拼凑起来,是我们变成独眼龙或三只眼,把鼻子放在耳朵的位置上,把耳朵放在嘴巴的部位,让它说话或者沉默,还把下巴换成额头,我们不仅用各自的头像作这种剪辑,克勒普还把我的某些部位借去拼在他的上面,我也把他的某些特征变成我的。就这样,我们创造了新的、如我们所期望的更幸福的创造物。
0
《铁皮鼓》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