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玄·物哀·寂 7.8分
读书笔记 三 中世歌学中的“幽玄”概念的展开/正彻 心敬 世阿弥 禅竹的“幽玄”概念
心匠
幽玄体概念的确立和发展
俊成的幽玄概念:将一种缥缈 的,余情脉脉的歌视为“幽玄”,既要表意味内容上的余情,更要表现出心与词合一的,弥漫于整首和歌中的那种难以名状的美的氛围和情趣;要表达的是美和余情的统一。他是。将美的余情的飘忽不定,难以捕捉的状态,叫做“幽玄"
要写出好歌,除了词与姿之外,还要有景气。例如,春花上要有霞光,秋月下要有鹿鸣,篱笆的梅花上要有春风之香,山峰的红叶上要降时雨,此可谓景色景气。正如我常说的,春天之月,挂在天上缥缈,映在水中缥缈,以手博之,更是朦胧不可得。
和歌举例:
越过海滩涌来的白浪,遥望花儿凋谢的故乡。
晚秋阵雨后,芦庵倍寂寥,无眠之夜思故都。
舟行大海上,放眼望故乡,云井岸上挂白云。
早晨出海去,伴随鸟鸣声,渐渐消失高津宫。
鸭长明的幽玄思想:进入境界者所谓的“趣”,归根到底就是言词之外的“余情”,不显现于外的气象。假如心与词都极艳,幽玄自然具备。他明确了余情的意味。
例子:子啊浓雾中眺望秋山,看上去若隐若现,却更令人浮想联翩,可以想象满山红叶层林尽染的优美景观。
定家其传人:幽玄的意义北缩小化,确立幽玄体样式,但但作为一种艺术理想,有心体的概念比幽玄体占据更高的位置。行云:那些使人感到婉女恩(女字旁恩)而高雅,仿佛笼罩着薄云的月亮一般的和歌;回雪:那种柔和,亮丽,脱俗,就像风卷白雪,回旋不已的和歌。
正彻:幽玄不是单纯的余情的意思,也不是物哀体。月亮被薄云所遮,山上的红叶被秋雾所笼罩,这样的风情就是幽玄之姿。幽玄就是用言词不能说明的那种微妙之趣。幽玄是在心中的东西。将定家的有心与幽玄合而为一的倾向。
云彩罩雪山,黄昏山中行,恨无云梯过雪峰。
黄昏朦胧月朦胧,仿佛见到恋人之面容。(在月光下薄云笼罩,晚霞飘腾,这种情景,心与词都难以表达,这就是幽玄之所在。)
春日拂晓时,无人触衣袖,花香中飘出一面影。(优艳)
海风卷砂石,扑打岸边松,松树凄厉鸣叫声。
月光照海滨,海边松枝鸣,老鹤枯枝鸣一声。(岩石生苔藓,星霜逾千年的感受)
樱花忽凋零,半夜惊梦中,恰如白云掠山峰。
相会一夜难重逢,真真切切在梦中,浑然不了情。(幽玄之姿)
世阿弥的能乐论幽玄思想:强调优美微妙,限定在亲切柔婉的美感形态上。最高原理。一个人天资聪慧,具备了成为名家高手的潜质,叫做“骨”;歌与舞学得全面而精到,并形成自己的风格,叫做“肉”;将以上优势很好地发挥出来,塑造完美的舞台形象,叫做“皮”。天生的潜质为骨(心),歌舞的熟练为肉(闻),幽的舞台风姿为皮(见)。
禅竹的幽玄思想:更深更广的意味。
东洋画论方面雪村:唯观天地之形势,自然之幽玄而成画,是为此道之至妙也。
综述:幽玄代表了一种思想的,最高的审美境界。

0
《幽玄·物哀·寂》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