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灯塔去 8.3分
读书笔记 第103页
弗兰
她是在观察他的态度,而不是在倾听他的言论。根据他的态度,她就能看出事实的真相——他要表达自己,他会一直保持这种态度,直到他升任教授或者娶了妻子,那时他就不必老是在说,“我——我——我。”因为,他对于可怜的司各特爵士(或者是简·奥斯丁)的批评,充其量不过是在标榜他自己罢了。“我——我——我。”他总是在考虑他自己,还有别人对他的印象,这一点,她从他说话的声调、强调的语气和坐立不安的态度,就能判断出来。事业的成功将会对他大有裨益。
0
《到灯塔去》的全部笔记 5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