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惑 7.1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他关上窗,坐老式真皮安乐椅上,开始看报纸。

雨下来了。

豆那么大,打在窗上,拍拍声也像撒豆。

振川叹一口气,这样的晚上,谁不知道最好是在家中招待美丽的女朋友,让她穿着烟霞色银灰的丝睡衣,坐在床畔款款谈心。

男女间感情本来异常脆弱,一点点小事都可导致它失去平衡,有许多因由。

他肯定如瑛是个俏皮的女子,他是个老实人,所以十分欣赏调皮捣蛋,化沉闷为神奇的人。

付帐时振川失手把皮夹子掉在地下,刚想拾,它已徐徐自地上扬起,落在他手中。

坐在他们对桌的一位老先生恰巧看到,不幸的他当然以为自己是眼花,用手背把双目揉了又揉,惊骇莫名。

振川拉着如瑛马上走,两人躲在街角笑弯了腰。

那天晚上,振川几乎没白了少年头。

王约瑟,他的旧上司,一边喝路易十三白兰地,一边大发牢骚,痛骂社会男盗女娼,不仁不义,要把振川拉出来组公司大展鸿图。

振川花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他时机尚未成熟。

倘若觉得伴侣有什么不妥,那即是爱得不够,否则定能连缺憾一齐包涵,化腐朽为神奇。

如瑛,迟或早,我们都会化为灰烬,所以不要觅闲愁。

我只想柏小姐快乐。

你让柏小姐接受他人给她的快乐?

当然,难道只有我给她的快乐才算快乐?

那你太伟大了。

不见得,也许占有狂没一些人强,不过想起他人亦能令她快乐,多多少少心酸酸。

你们的思维强烈,爱起来,燃烧到尽,恨的时候,你死我亡,悲哀来临,刻骨铭心,太容易接收了。

他一向怕那种一杯水主义的豪放女,一切摊开来展览,事无不可告人者,误解烂塌塌是大方。

0
《绮惑》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