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比·鲁吉 7.7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房子虽上了年纪,精神却还矍铄。夏秋的薄暮时分,每当晚霞斜照邻近森林中的橡树和梣树枝头,这古屋便分享夕阳的余辉,显得颇堪与众树为伍。

我们要谈的不是夏秋某日的薄雾,而是早春三月的一天傍晚。当时狂风正在光秃秃的树枝间凄厉呼啸,王朔节柱的粗大烟囱里风声隆隆,雨珠被刮得噼噼啪啪地击打在窗户上;此情此景,既给碰巧正在客栈里的常客提供了多呆一会儿的正当借口,也使老板作了如下预言:当晚十一点正,一定会雨过天晴——这也真巧,因为晚上十一点是他照例关店的时刻。

有预言精灵附体的这位老板名叫约翰维莱。

算账,老板!约翰维莱照办了。因为在算账这一点上,他很少是慢吞吞的。

人们都知道他大夸海口,说是只消用一个简单的办法,就能征服和搞垮最傲慢的美人。他把这个办法叫作浑身扫她一眼。不过这里得补上一句,他从来还没有提供过令人满意的确凿证据,证明这个视官或他自称已具备的这种来自该器官的威力,曾经击败或降服过什么哑巴牲口。

晚安,高贵的队长,瞎子打开铁栅让他走出去时小声对他说:再见,英勇的将军;再见,优秀的司令官,祝你诸事顺利——呸,你这个骄傲的、吹牛的、没头脑的、短腿的大白痴!

都没有跟她搭腔,没有注意到她,也没有对她产生好奇心,就这样,在自己曾在其中降生、度过了快活的童年、成为标致的少女和幸福的妻子的村庄,在一个曾在其中领略了生活的全部乐趣,后来又开始了一生中最难熬的悲伤时期的村庄,她竟然成了一个外人。

时间老人是公正的,待他好,他就对你热诚,不叫你吃亏。可是忧虑和折磨就不同了,先生,它们改变了她。

每当这只奇妙的渡鸦放下架子露一手时——它不是总肯表演的,因为凡天才都很任性——许多来参观的人对它的演出不会不给报酬。的确,这鸟儿似乎很清楚自己的身价;因为虽然在巴纳比和他母亲面前,它表现得无所拘束、自由自在,可是一到公众面前却架子十足,除去啄浪荡哥儿的脚踝骨(它专爱这么干),偶尔啄死一两只鸡,吞食附近各只狗嘴边的食物(这些狗中,连最凶猛的都对它敬而畏之),它从不肯无偿地表演别的节目。

人们往往事后才发觉:金子看着闪闪发觉光,可到了手里就变得暗淡无肖了。

0
《巴纳比·鲁吉》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