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与中国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自序
汗青堂
移民看似是最完美的边缘人,但他们的“边缘状态”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间歇性地缺失。

50年代,朝鲜战争和麦卡锡风暴都慢慢的平息下来,我稍稍放松了。

我每天会花好几个小时看电视,甚至在孩子们的影响下喜欢上了弥尔顿·伯利和他的《豪迪·杜迪》系列剧。人类第一次太空之旅也让我感受到科技的魅力。

我的个人生活也渐入佳境。我发表了更多的论文和著作,四处讲学,并广受欢迎。

我带着夫人及孩子游历了欧洲、印度、中国香港和日本,最后返回美国。在远离美国的时候,偶尔我会突然意识到自己流露出如许多身在国外的美国人所特有的诸多抱怨,并为此感到非常苦恼。回到美国之后,我更加震惊于自己居然已如此这般适应了美国和美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作为边缘人的感受,是突然之间出现的。南越总统吴庭艳和肯尼迪被杀让我那愚人的天堂瞬间崩塌了。

正如身边许多人一样,我俨然已变身为一个典型的自命不凡的美国中产阶级,把个人的及家庭的安全、薪资和工作的稳定看成理所当然的定律。

但是突然集中爆发的社会问题让我的边缘人意识觉醒,开始观察美国社会黑暗的一面。

0
《美国人与中国人》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