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110首(红卷) 8.8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一首好诗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迷人的,从未完全把握而需要永远追求的东西。法国诗人安东尼阿尔托说,“好诗是一种坚硬的、纯净发光的东西。”俄国诗人曼杰施塔姆对诗歌的定义更为简洁,“黄金在天空舞蹈。”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曾经指出:“诗歌是散文言所未尽之处。人有所怀疑,就用语言去解释,用散文解释以后,尚需进一步解释的,则要由诗歌来完成。”

狄金森: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然后,把门紧闭,她神圣的决定,再不容干预。发现车辇停在她低矮的门前,不为所动,一位皇帝跪在她的席垫上,不为所动。我知道她,从人口众多的整个民族选中了一个,从此封闭关心的阀门,像一块石头。

魏尔伦《秋歌》:秋天的小提琴的拉长了的呜咽声,把我无聊的忧郁的心击伤。一切令人窒息暗淡无光,当时间敲响,我回想起过去的日子,潸然泪下;我走向恶狠狠的风,被刮得东倒,西歪,就像那张落叶。

法国兰波《出发》:看够了。幻觉在每一层云天都能遇到。受够了。城市的尘嚣,黄昏,阳光下,日复一日。洞透了。生命的停靠站。——呵喧闹,呵幻象!在崭新的爱和崭新的声音中,出发!

美国弗罗斯特《牧场》:我要出去清理牧场的泉源,我只是想耙去水中的枯叶,(也许我会等到水变清洌)我不会去太久——你也来吧。我要出去牵回那头小牛,它站在母牛身旁,那么幼小,母亲舔它时也偏偏倒倒。我不会去太久——你也来吧。

奥地利里尔克《秋日》: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把你的阴影落在日晷上,让秋风刮过田野。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迫使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在林荫道上来回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奥地利里尔克《总是一再地》:总是一再地,虽然我们认识爱的风景,认识教堂小墓场刻着它哀悼的名姓,还有山谷尽头沉默可怕的峡谷:我们总是一再地两个人出去,走到古老的树下,我们总是一再地仰对着天空,卧在花丛中。

俄罗斯勃洛克《白色的夜,红的月亮》:白色的夜,红的月亮,在蓝天里浮现,美丽的幻影在徘徊,倒映在涅瓦河面。我从梦里预见到充满了秘密的思想。你们可蕴含着吉兆,红的月亮,静的喧嚷?

俄罗斯茨维塔耶娃《约会》:我将迟到,为我们已约好的相会,当我到达,我的头发将会变灰。是的,我将被攫夺在春天,而你赋予的希望也太高了。我将带着这种苦痛行走,年复一年穿过群山,或与之相等的广场、城镇,我将行走在灵魂和双手之上,勿需颤栗。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带着血,在每一河湾、每一灌木丛里;甚至奥菲尼娅的脸仍在等待,在每一道溪流与伸向它的青草之间。

俄罗斯塔可夫斯基:昨天我从清晨开始等待,他们知道你不会来,他们猜。你可记得那天有多可爱?假日!我不需要外套。今天你来,而它变成阴霾、沉闷的一天,雨下不停,而且有点晚,枝桠冷缩,雨珠滴不完。言语抚慰不了,手帕揩拭不掉。

0
《现代诗110首(红卷)》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