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并没有故事 7.6分
读书笔记 幌子
芳名阿修罗
行动并没有发生,主人公脱身而出。在《六个道德故事》的每一部影片里,都可以注意到这一点:从叙述者发现自己介入了和“别的女人”的诱惑游戏的最初那一刻开始,对他惟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一个脱身的好办法——怎样逃走而不显得冒失,这是全部问题所在。
叙事所有的暧昧性就是这样铺展开的,人们可以赋予它不同的道德意义,这些道德意义甚至是对立的,因为根据视角的不同,逃走可以被认为是怯懦的表现,或者相反——为什么不可以——被认为是无比勇敢的表现。
然而,在勇敢和怯懦的问题之上,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逃跑的意义。《六个道德故事》里发生的一切,其实就像叙述者看好了,对整个欲望投资执行了一次真正的“转账”,他曾把这欲望积聚在“第二个女人”身上,现在一下子转给了第一个女人。这一切就仿佛出现第二个女人和通奸的幽灵并不是为了别的,而只是将欲望重新装满那一段直到此时依然合法的关系。不跟另一个女人发生关系,这就是叙述着找到的与第一个女人的契约的意义。我们来翻译一下这句话:通奸对于资产阶级婚姻来说是必要的,只要不去消费通奸。

0
《也许并没有故事》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