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兰与海德格尔 7.8分
读书笔记 海德格尔在策兰早期作品中的影子
moneydwei
  海德格尔关于河流的比喻提示我们,诗人-摆渡人是一种稀有的个体,运送着那些无法言说的源始语言,跨过了沉默的海湾,到达了诗性的语言中。……诗人一摆渡人这一意象,还可以理解为一个人跨越了沉默的障碍。这种障碍把那些无法言说的或者未能言说的东西,与言说的语言分隔开来了。考虑到策兰的私人生活,可以解读为他将自己作为一个非德国籍的犹太人的他异性(Otherness),转移到了当代德国的言说中。还可以解读为他努力地想让大屠杀的牺牲者那些未能发出的声音由沉默转向言说。然而,策兰又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在给维尔纳·韦伯的一封信(1960年3月26日)中,他曾讨论过刚刚翻译完的瓦莱里的《年轻的命运女神》。在信中,他坚持说,各种语言,尽管有许多相似性,不但是不同的,而且还被“深渊”(Abgrlinde)隔绝开了。他还用了一个比喻性的说法,指出这个摆渡人的任务,就是将他的语言运送到深渊的另一边去,同时要保持对深渊两岸的认识。格尔豪斯指出,这位诗人正在努力地使用被第三帝国非人性化了的、摧毁了的德语来写作,以期跨过这个把他内心的诗性的声音与当代德语隔绝开来的深渊。对这一概念的多种但又重叠的解读,或许可以用乔治·施泰纳的一句话来总结:“所有策兰的诗歌都被翻译成了德语。”
0
《策兰与海德格尔》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