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下册) 7.3分
读书笔记 觉醒的中国述评
东子

如果让清国人民自己来决定应该做哪些事情的话,那么他们毫无疑问会把这个难题又打回到那些必须处理这些难题的人们手中。也许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无能的,毕竟任何程度上的谦虚都绝不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品质,然而,什么事情都依靠当权者来决定的习惯几乎已成了这个民族的本性。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332-533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下午10:20:53

如果让清国人民自己来决定应该做哪些事情的话,那么他们毫无疑问会把这个难题又打回到那些必须处理这些难题的人们手中。也许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无能的,毕竟任何程度上的谦虚都绝不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品质,然而,什么事情都依靠当权者来决定的习惯几乎已成了这个民族的本性。清国人民对当权者在博得人民信任后又反过来对人民进行巨大的欺骗并非一无所知,他们祖祖辈辈都毫无例外地忍受过来了。大量过去的事例告诉我们,他们宁愿被欺骗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339-534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下午10:21:39

问题在于,全身心依赖于统治阶级教导的普通清国人,他们的脑筋在思考牵涉到清国与外国之间的事情时却很难做到冷静和公正。因此,在任何其他国家看来是合理合法的外债偿付,却招致了清国人反感的情绪。相反,受到官方纵容的那些盗窃和腐败行为则被他们视为理所当然。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341-53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下午10:22:04

在这里,家长式的统治作风也许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和民族更甚。清国政体达到了这种家长制的最高表现形式,这种政体使得家长制这种国家统治形式高贵化、具体化和典型化。这个帝国的那些权贵们所拥有的特权或所养成的陋习有时也会引发其他人的怨声载道,进而发生反抗或叛乱,这种情形非常像发生在一个家庭的内部。但总体说来,贵族和政府官僚们都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而人民则是羡慕他们并自然而然地效仿着他们的领导者。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407-540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下午10:34:39

俄国的无政府主义分子在大清国内传播他们的教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一个相信无政府主义观念的秘密团体也已在大清国成长壮大。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436-54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下午10:39:35

由于日俄战争以沙俄战败告终,在清国人民中激起了民族性的本能反应。这种民族思潮最典型的表述方式就是——中华乃我华人之中华。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454-545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7:48:54

北京政府从名义上说是全国新式军队的最高统帅部,负责制定战略规划,并让各省总督和巡抚执行。但实际上,各省督抚都各自为阵,独立召募士兵、购买武器,军需给养和后勤服务也都由地方长官个人说了算。袁世凯就是个典型,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463-546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7:50:32

长期以来,很多研究清国问题的专家都非常自信地断定,大清国会在慈禧太后死后发生一场政治大灾难,10年前当我到东方时这种假设性的推定就已为人们所熟知和公认了。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494-549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22:34

运输和通讯设施的发展同样趋向于加强中央政权对国内事务的控制与操纵。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501-550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24:53

清国行省当局行使过的和仍然拥有的许多权力是我们的州政府从未拥有过的。比如,除了海关税,它们可以征收其它所有税项,然后按一定比例向帝国中央政府上交一部分税款。此外,直到最近它们都还拥有自己独立的军事组织机构。以前,行省当局还自己处理外交事务。直到最近,它们甚至还拥有自己独立的货币流通体系。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519-55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27:21

朝廷所坚决反对的,仅仅限于两点:改革的目的是废除满族人的统治;或者有任何汉人觊觎皇位。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523-552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28:32

保守派发现,进步分子已经在朝廷和中央的政权机构中掌握了权力,并且他们看得非常清楚,一场真正的改革最终将彻底结束他们的统治,不让现政权继续存在下去。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538-553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30:46

这里的人们相信,革命党中有许多人受雇于那些希望大清国分裂的外国政府,并且接受了外国政府提供的资金。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572-557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37:08

是位杰出的“务实型”改革家,在这方面他明显区别于那些煽动家和半吊子的“革命党”,他对清国政体施加影响意味着这个政体能够在有序和稳定的状态下发展、进步。袁不会进行草率的试验和欠稳妥的冒进,而只会推进理性和必需的改革,大清国能够消化并吸收这些改革的速度有多快,改革推进的速度就会有多快。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614-561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46:19

街上的巷战仍在继续,但义军已明令要对外国人的生命和财产实行保护。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619-56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47:33

公告还称,“这是一支人民的军队,我们的任务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623-562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8:49:04

汉阳守将张彪已逃亡,当地的满清官员则四处逃命。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823-582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上午9:17:35

“中国的历史一直是,每个朝代在经历了巨变和更迭之后,在胜利者中间总有一个时期要发生争夺统治权的斗争。这一次,在对满族人的斗争取得胜利后,在汉族的胜利者中间可能也会发生这种争夺。但是,这场斗争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建立共和制的政体。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935-593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4:11:57

所有资料都一致显示出,一位大清国劳动力在古巴平均都活不到10年。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966-596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4:17:13

一些清国人有偷盗倾向,主要归因于他们的道德观和宗教信仰,以及他们智力水平的低下。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5983-598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4:20:09

清国人相信命运,他们是最根深蒂固的宿命论者,所以,当他们本应感到不幸或烦恼时却能无动于衷。这种我们称之为“冷漠”的人生态度主要源于他们的哲学观。众所周知,医学对于清国人来说是这样一门科学,这门科学在数百年的时间里没有取得任何进步。这种现象的大部分原因应归之于他们的宿命思想。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007-600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4:23:50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几乎所有住在旧金山的清国人都或多或少地受过些教育,至少能够读写汉字。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282-628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7:15:38

经营矿山开采的承包商一直在引进清国苦力,同时解雇白人,直到约600名清国人被这些承包商雇佣。据说,矿山老板大量使用廉价的清国苦力,损伤了白人矿工的利益,而这场危机只需要一点点火花就会被点燃。于是,在一帮清国人与白人之间爆发的争吵就成了这场危机的导火索。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307-630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7:19:04

最后他们决定,不要为此问题打扰总统,而是直接下令出兵前往暴乱发生地点,目的是保护美国的邮政通讯不受阻扰。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388-639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7:29:57

一个值得人们注意的事实,这就是,在参与暴乱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美国本土出生的公民。柴领事认为,那些企图证明这种暴行是正当的人,其所出示的凭据都出自那些非美国本土出生公民,而且还有些人根本就连美国公民都不是的人之手,这种现象耐人寻味。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398-639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7:31:51

哈佛大学聘清国教授讲习汉语 1879年11月25日

==========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增订本) (郑曦原)

- 您在位置 #6456-64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下午7:42:48

在他那遥远绚丽的祖国,有成千上万的婴儿最好从未降临人间!因为他们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的命运比奴隶还要下贱、卑微!他们一无所有,一世所拥有的只是一个艰辛、悲惨和苦难的人生! 而在纽约城里,所有的华人父母都算得上是富有的。也许人们根据以下事实并不这样想,即这些华人生活在这个城市中最悲惨、肮脏和恶劣的社区,一个大量滋生瘟疫、犯罪和隐藏着各种人类渣滓的社区。然而,它却是属于华人的城市部落。并且,只要蒙古利亚人〔指黄种人——译者注〕继续寄居在下城的勿街、贝尔街和道也街这三条弯曲的街道上,他们就会一直做着他们的营生并不断增加他们的财富,直到他们满足到愿意抛弃在新大陆所有未来的机会,并开始返回他们那彼岸的天国,回到家乡去享受他们舒适安宁的晚年。

0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下册)》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