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下册) 7.3分
读书笔记 美使华若翰北京换约记
东子

似乎清国皇帝陛下本人非常急于召见华若翰公使阁下。但皇室的礼宾官坚持华若翰公使阁下必须向大清皇帝行叩头礼,这显然违背了华若翰自己的为人原则,也因此被理所当然地拒绝了。(1859)

华使很郑重地宣称,他只在教堂做礼拜时在神面前下跪,而不对其他任何人下跪。大清皇帝陛下的臣民是清国人,觐见大清皇帝陛下的礼节是清国人必须遵循的,而他自己是美国公民,代表着美利坚合众国的尊严,因此他不能顺从清方的安排,不能妥协。说得更透彻些,华使说,真正的尊敬应发自内心,如果外在形式并不出于人们的自愿,那么这种做法只能是虚伪的。

大清国的皇家特使答辩说,如果他们到美国的话,他们会在拜见美国总统时接受总统对他们提出的任何要求,所以美国公使来到他们的国家,也应该按照他们国家的准则行事。

在一些欧洲国家的宫廷,即使是在英国,当君主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人都向他行下跪礼,而在此地这样做并不比在彼地那样做会对人的尊严稍有贬损。毫无疑问,对君主的崇拜与对神的崇拜是同等神圣的。

对上述礼仪安排军机处已经投票通过,但皇帝陛下本人决断说,除非美国公使肯在觐见时一膝触地,或者手指触地,否则他不会见他。

0
《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下册)》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