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文萃 8.2分
读书笔记 东洋人眼中的“大清帝国主义”
荣瑞佳

序言开门见山云:“崇祯宾天,弘光陷虏,唐、鲁仅保南隅,而鞑虏横行中原,促灭朱明,盗窃神器,是君天下者夷也,非华也;变也,非常也。”一语道破在日本人心目中,此次明清易代不是普通的王朝更迭,而是更严重的华夷之变,用顾炎武的话说,不仅是亡国,还是亡天下。 当中国本土渐渐接受了辫发易服,习惯了清政府的统治之后,周边国家却没有忘记大明。《李朝实录》也记载,朝鲜方面直到南明灭亡多年后,还是记下所有的反满情报,坚信满清终将灭亡。朝鲜各地的汉文碑刻,甚至有的到了康熙年间还固执地用“后崇祯”年号者。带着历史后见之明的我们,没有资格嘲笑林凤冈、近松门左卫门和朝鲜实录编纂官。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言论也说明,清取代明带给东亚诸国的巨大震撼,它们戚惶不安,迟迟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 清政府站稳脚跟后,因为自身地位的改变,迅速从游牧民族式的“向南进攻”思维,转换到“向北防御”的中原王朝思维,从这种意义上说,其“汉化”进程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快:“清朝持续的时间是蒙古族政权的近三倍,其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是满族被汉族同化了。” 顾诚在《南明史》中指出,在与南明残余势力作战的后半阶段,跟随努尔哈赤起兵的八旗精锐早已非死即衰,每次战斗,冲在最前面的是洪承畴、孔有德等人率领的汉人降军,满洲骑兵往往垫后起威慑作用,只到迫不得已时才会发起进攻。同样,与元军席卷四方,一度兵临东欧不同,清军在击退蒙古、俄国势力后,就自己停了下了脚步。蒙古人的自信有两大来源,一是与伊斯兰各国交往形成的宽阔视野,二是征服过许多外族的事实,“而这在满人身上是没有的”。 他认为:“中国文化在本质上是官僚为了自身而创造出来的产物,自古以来一直如此”,清代市民文化本质上与官僚文化沆瀣一气,不可能形成从外部摧毁官僚组织、变革社会的力量。再加上官僚阶层没有贵族阶层那样的稳定性,“所以官僚们通常都尽全力保全自己,并未热心于社会改良”,增井认为,能改变这一切的,在当时唯有西方列强从外部施加的压力。

0
《精读文萃》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