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的五百年 7.2分
读书笔记 第37页
Rider
王阳明进一步明确了,学,不能以是否和孔孟之见符合,来判别好坏高低,是非对错。不能认为,如果自己的看法与孔孟的见解符合,就是好的,就是对的;相异就不好,不对。一种见解的好坏,是看其是否正确。做学问,亦应是追求正确,而不是追求合于孔孟的学说。孔孟之见未必正确,他说:“君子论学,固惟是之从,非以必同为贵。”①王阳明大胆地提出,不能以孔子的是非为是非,孔子的话,并不是检验正确与错误的标准。不能认为,孔子说是正确的,就是正确的;孔子反对的,就是错误的。检验是非的标准,只能是个人的良知,即自己的“心”。孔孟的见解是否正确,也要用各人的“良知”来检验:“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2。王阳明这里不仅否定了以孔子的是非为是非,而且进一步引申出,发现孔子有错的地方,也要敢于批评,不能文过饰非;发现庸常正确之处,也面而引千和庸常晶一律平等的
0
《王阳明的五百年》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