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台湾这些年2 7.3分
读书笔记 第281页
Clover

书本第13页:诸如此类被捕的理由,现在大家听了都觉得很好笑,你会笑,正因为我们处在一个能够正常思考的年代,才知道其荒谬性。可是在那个时代,遇到这种事没人笑得出来,这些都是人们用生命写的笑话,血泪斑斑。

书本第83页:当初,为了维护政权稳定而剥夺人民的权力,甚至造成一种恐怖,这样的事到底值不值得纪念?过去我们都太擅长二分对立,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好人”往往不是绝对的好,“坏人”也往往不是绝对的坏,蒋介石应该首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后才是个领导人。他的本质就是一个政治人物而已。如果人民把一个政治人物捧得高高在上,甚至到了一个神的高度,他肯定会开始装B,也用一种高高在上,神明的角度来俯视操纵他的人民。相反地,人们如果把政治人物当作仆人看待,虽然他不一定把自己的心态当成仆人,至少不敢那么明目张胆。

书本第171页:如果要做官,外省人比本省人的升迁速度会快很多,占的行政资源也优于本省人,可是在政治或文化上占优势,并不代表在经济上也占优势,在经济上大部分还是由占尽地利的本省人掌握。在台湾经济起飞的那段时间,工商业特别发达,外省人如果不会闽南语,很难到一般公司里上班,所以大多数还是集中在赚不了钱,又饿不死的军公教职里,赚大笔钞票的机会好像跟外省人没有直接关系。这就让外省人心理上不是太舒服,就好像你在网游里打遍天下无敌手,练到满级,又是个大富翁,后面有一堆女的追着你喊“老公“,可是现实生活中只是一个买不起房子,泡不到妞的阿宅屌丝。在网上的膨胀,到了现实中就破灭了,恨得牙痒痒的,自然会对现实产生不满,心理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相对剥夺感”。所以在那段有钱人人赚的时代,外省人就开始在经济上产生“相对剥夺感”。

书本第223页:美国有一个名记者泰迪·卡培尔(Ted Koppel)说过一句话:“历史是政客正当化他们意图的工具。”用这句话总结这几十年来影响台湾人的教育内容再贴切不过。在历史教科书中,尤其是中国当代史,对于国民党或“蒋公”,毫无疑问永远是光辉正面的形象。

书本第231页:有一句话说:“上帝无法改变过去,但是历史学家可以。”用在几十年来的台湾也是一样:“上帝无法改变过去,但是政客可以。”在戒严时代,台湾教育充满了不可思议、矛盾与谎言,曾经是那么地相信课本上写的东西、老师说的话、新闻的报道……如果有些小疑问,每每问起大人,大都只能得到“等你长大就知道了”之类的答案。

结果在渐渐长大的过程当中,很多事还真的不小心知道了,那种发现被人骗了好多年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以前总是批评国民党教育政策的民进党,在执政后也企图干同样的事,可能就如马克思几百年前就说过的任何时代的历史都是统治阶级的历史,教育真是好用,统治阶级掌握了教育,就有源源不绝的人效忠你。

0
《我们台湾这些年2》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