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传 7.6分
读书笔记 第十章·从提尔希特到瓦格拉姆(1807~1809)
松部青杉

突然,不仅完全出乎拿破仑意料之外,而且也出乎默默无言地、恐惧地注视着侵略者的新的残暴行为的整个欧洲的意料之外,西班牙燃起了反对法国侵略者的猛烈的、扑不灭的农民游击战争的火焰。

在这里,拿破仑第一次碰到了完全不同的敌人,他以前从未与这样的敌人打过交道,只是不久之前在埃及和叙利亚有机会见过。在他面前的,是用砍刀武装起来的阿斯图里亚斯的农民,是身穿破烂衣服、手拿生锈枪支的摩林纳山上的牧人,是手拿铁棍和长剑的卡塔洛尼亚的手工业工人。拿破仑用鄙视的口吻说他们是“流氓!”他是欧洲的主宰,他把拥有炮队和骑兵、皇帝和元帅的俄国、奥国和普鲁士的军队都打得大败而逃,他的话能够毁灭旧的国家和建立新的国家,难道他还怕“西班牙的败类”吗?

但是,无论是他自己,或者世界上的任何人,当时都不知道,正是这些“流氓”最先开始挖掘深渊,拿破仑的大帝国注定要崩塌到这个深渊里去。

0
《拿破仑传》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