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 7.9分
读书笔记 精神虐待的其他阶段
穿甲蛋

受虐者若想抗拒被掌控,即会遭到仇视。在仇视阶段,原本仅作为具有利用价值而存在的受虐者,就变成了施虐者眼中不择手段必除之而后快的危险人物。施虐策略于是走上台面。

恨意表面化

当受虐者有所反应,企图恢复自己的人格,找回一点自由,仇恨阶段便会明显启动。受虐者的内在有某种东西被触动,让他说出:“我受够了。”也许是外在因素使他意识到自己失去自由(有时是在目睹施虐者对他人施虐之后),也许是施虐者已另有潜在目标,而企图加重暴力以便赶走“现任”受虐者。

当受虐者看似想逃走时,施虐者就会感到恐慌狂怒,一发不可收拾。

当受虐者表达自我感受时,施虐者必会封住对方的口。

这是仇恨的极度暴力阶段,充满卑劣的打压和羞辱;受虐者处处遭受讥笑和嘲讽。施虐者以挖苦为盾牌,避开他最害怕的一件事:沟通。

受虐者想要沟通,就会疏于防备。他越不设防,越会遭到攻击,所受的苦也越多。施虐者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场面,便会增强攻击的力道,好让受虐者嘴声。只要受虐者露出弱点,马上就会被用来对付他。

在前一阶段恨意已然存在,只是经过了转移和掩饰,以维持关系这种僵化的平衡,如今一直暗藏于台面下的恨意终于浮现,毁灭计划具体成形。

与一般看法相反,这不是由爱生恨,而是因炉而恨。这也不是既爱又恨的状况,因为施虐者从未真正爱过。根据法国精神科医生莫里斯·厄尼( Maurice hurni)与乔凡娜斯托尔( GiovannaStol)的看法,虐待关系是一种对爱的仇视。首先,在这段关系中没有爱,只表露出欲求,欲求的对象并非受虐者本人,而是对方拥有而施虑者想据为己有的东西。其次是隐藏着恨,这与从受虐者身上无法满足所有欲求的挫折感有关。恨意一且明示,就会连带产生毁灭受虐者人格的想法,就算随着时间流逝,施虐者也放不下他的恨。别人或许看不清他仇恨的动机,他自己却很清楚,因为对他而言事情就该如此。

他合理化恨意的方法,是怪罪受虐者压迫他,所以他是正当防卫。此时他与偏执狂一样,受一种被迫害的情结缠身—他预计别人会因防御机制而做出恶意侵犯行为。有任何差错都是别人不对,是那些人要阴谋诡计,联合起来对付他。

施虐者的恨反映出根据他的想象,受虐者对他有多少恨意,他把对方看作破坏性强。暴力、致命的怪兽。受虐者在此阶段还感受不到恨或怒,如果感受得到,至少可以先行自保。施虐者把最邪恶的意图安在对方身上,因预期对方会采取行动,所以先下手为强。受者在他看来水远心怀不轨。

把仇恨投射到他人身上,能够避免施虐者出现更严重的精神症状,同时也可以在建立新的关系时保护其不对新伴倡怀有不自觉的恨。把仇恨集中在前任伴倡的身上,便能将所有的美德加诸新人当“被恨的”受虐者发现自己成为对方强化新关系的牺牲品,不免觉得再一次受到欺骗和操控。

自恋施虐者的世界分成好坏两半,待在坏的那一边没有帮助然而分开与保持距离也缓和不了恨意。

在仇恨过程中,两方彼此惧怕:施虐者惧怕他认为受虐者拥有的强大力量;受虐者惧怕施虐者施加的心理暴力,有时甚至是肢体暴力。

虐待行为开始起效

这是冷酷的言语暴力,充满鄙视,隐藏的敌意以及高傲、伤人的侮辱。破坏效应来自看似无害且持续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受虐者明白那是永无止境的。每一次受辱都令人想起过去的羞辱,想忘都忘不了;受虐者只想忘记,施虐者却不容许。

表面上,外人看不出蛛丝马迹,或是几乎看不见,直至发生一次严重虐待行为,震惊了家人或工作单位,这种情况很少会发生肢体暴力,而施虐者通常是在受虐者出现过度明显的反应后才施暴的。这也使之成为完美犯罪。

精神威胁总是间接且经过遮掩的:通过(受其操纵的)共同友人或子女,施虐者确保让受虐者知道,不遵从自己的意愿会有什么后果,他也会寄信或打电话,这常被受虐者视为地雷或定时炸弹。

当前面谈过的台面下的暴力(勒索、恐吓,隐藏的威胁)掺杂真实的暴力行为(最严重的甚至是谋杀),精神暴力就陷入失控状态,因为施虐者甚至会间接杀人,或者更确切地说,致使受虐者自杀遇到危机或在情绪激动的时刻,施虐者的恨意不会明显表现,却一直存在,日复一日或每周数次的暗示让受虐者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不得安宁。施虐者表达恨意的方式不是发脾气,而是以冰冷的语气陈述真相或明显的事实。他们知道该怎么施虐以及拿捏轻重,若感觉对方反抗就会暂退一步有目击者在场时,攻击会化成许多小动作。一旦受虐者掉入“挑拨”的陷阱而开始大声辩解,便显得是他在发脾气,而施虐者就可以假装自己是受虐者。含沙射影往往针对两人才懂的事,只有受虐者心知肚明。常有法官在审理这类复杂的离婚官司时,尽管内心怀疑,也尽量小心谨慎,却仍会感到困扰甚至被操纵。美国芝加哥大学精神医学系教授艾米尔·柯卡洛( Emil coccaro)在一项关于侵犯的生物学研究中,称此为“掠夺式侵犯”( predatory aggression)。施虐者选定对象,像掠食性动物般纠缠其猎物,并预谋攻击。虐待行为因面成为施虐者得以达到目标的手段精神虐待的暴力是不对等的。所谓对等的暴力,是指对峙的双方均接受冲突并相互攻击。精神虐待则相反,施虐者自认地位优于受虐者,受虐者通常也同意此看法。法国精神科医生雷纳多·培洪( Reynaldo perrone)称这种不对等的暴力为“惩罚式暴力”( punitive violence)。这种情况没有中止,也不会和解,被压抑和隐藏的暴力往往得关起门来进行,两个当事者都不会与外界讨论内情。施虐者

0
《冷暴力》的全部笔记 8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