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提问 8.4分
读书笔记 1
萤火虫之墓

只给学生看知识园地里采摘下来的的缤纷花朵,而不给学生看那束呈现在眼前缤纷美丽的花朵的种植、除草、施肥和修剪的整个过程。 第一章 两种思维方式: 海绵式思维:被动的吸收外界知识,能够体会到世界的千头万绪,为今后展开复杂的思考打下坚实的基础。缺点:对纷至沓来的信息无法做出取舍,会对自己最新接收到的信息深信不疑。 阅读者的主要任务便是找出作者的观点并加以充分理解。 淘金式思维:带着问题去读书,虽然作者本人不在场,而你却随时准备和他辩驳,在对话中披沙拣金,选择你要相信的部分。 作者会问一系列既定问题,旨在寻找出最佳判断或合理看法。他无时无刻不在和自己的阅读材料互动。 我们更热衷与相信那些和我们的期望值一致解释和描述。这样我们难免会把自己的喜好带入这些问题讨论的场合而对那些与自己喜好不一致的说法一概加以排斥。 弱势批判思维是利用批判性思维来捍卫自己现有的观点和立场。这意味着你对真理漠不关心。以看到那些和你不同意见的人服服帖帖地甘心认输作为批判性思维的终极目的。 强势批判思维是利用批判思维来评估所有断言和看法,尤其是自己的看法。 亲自动手的乐趣要远远大于袖手旁观,而圆满完成任务又要大于浅尝则止。 关键问题: 论题和结论是什么理由是什么那些词语意思不明确什么是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推理过程中有没有谬误证据的效力如何有没有代替原因什么重要信息被省略了能得出能得出哪些合理结论 虽然我们必须要求自己仔细聆听那些和自己价值观取向不同的人的观点,但依靠价值观建立起来的最显著的联系还是价值观之间的相似性。我们常见的做法是只愿听那些价值观取向和我们相似的人的观点,党同而伐异。我们必须和这种倾向作斗争。 批判性思维的人常有的价值观:自主性,好奇心,恭谦有礼,以理服人者逢必敬之。 宁可在理由充分、证据确凿时反复无常,也不要在缺乏证据、强词夺理的结论上执迷不悟。 在有些问题上我们的许多立场和观点并不是特别有理有据不容辩驳,他们也是别人传递给我们的观点,经年累月,我们对这些观点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事实上,很多时候当别人提出相反的结论时,我们都将其当做对我们的人身攻击。 批判性思考的人投入的感情再多,他们也会清楚的意识到他们当前思想随时有可能得到修正,因此感情时刻收到理智的调节和控制。 一厢情愿是批判性思维的大敌。当一个人特别喜欢那些他希望是真的概念或事实,而对那些已经证明是真的概念或事实退避三舍时,他就已经钟情于似是而非。 第二章 关键问题:论点和论题是什么? 描述性论题:是指对过去、现在或将来的各种描述是否精确与否提出的问题。典型的模式的是“是什么”。 规定性论题:是指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提出的问题,典型的模式是“应该如何、应该怎么样” 当论题没有被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找准结论。很多情况下,在你能确认论题之前都得先找出结论来。 找出结论的方法①问问论题是什么。②寻找指示词(consequently,suggest that,therehfore,thus,it follows that……)。③结论一般出现在开头或者结尾。④例句,数据,定义,背景资料,证据不能作为结论。⑤问一问所以呢,结论有可能是含蓄的没有说出来的。 轮到自己写时,先做之前将论题范围尽量缩小。 第三章 关键问题:理由是什么 只有当你找到支撑结论的理由时你才能判定一个结论的价值 结论+理由=论证 论证和推理的意思是一样的,都是指使用一个或多个想法来支撑另一个想法。 论证必有其目的。它要求听者做出回应 论证质量有高低。需要用批判性思维来判断 第四章 关键问题:哪些词语意思不明确 如果你没有仔细核对起决定性作用的术语或者词组的意思,也许你所评价的观点和作者的原意压根就风马牛不相及。 找准关键词。 要以表述出来的论题为线索寻找关键词。是指这些词在论题的上下文语境中不只有一个解释的通的意思。找出那些次或短语在决定作者理由能否支撑其结论方面起到关键性作用。一个短语越抽象,人们就越有可能对他做出多重解读。通过反串来找到潜在重要又有歧义的短语。 广告词里常常充满了意思模棱两可的词语,他们希望你把最有吸引力的意思安到这个意思不明确的词语上。 联系上下文确定词语的含义。如果还不能确定,那你就发现了一个重要歧义。 字典的定义不一定适合所以语境。 尽量在脑海中想象这个词所代表的具体景象,如果想象不出来,那么就发现了一处重要歧义。 小心那些包涵情感色彩的短语,它会让你思维短路。 术语和词组既有外延意义又有内涵意义。外延意义是指使用一个词的约定俗成的外在描述的指称对象,也就是这章反复强调的意义。内涵意义是指我们对属于或者词组所附加的感情上的联想意义。那些激发强烈情感反应的术语被称为附加感情色彩的术语。它们感动我们的能力远远超越了它们本身的描述性含义。这些属于给批判性思维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因为他们暂时让思维短路,通过直接连通感情路线来绕过描述性的意义通道,从而欺骗人们的思想。 政治语言常常添加感情色彩而且意思模棱两可。 谁想要说服你谁就得负责解释清楚。 轮到你自己写的时候 尽量采用一个来自不同文化的人或一个有不同政见的人的思维框架。要避免认为你的关键词意思众所周知。 不当着装,药物控制 第五章 关键问题:什么是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 在所有的论证中都有一些是作者认为理所当然的特定想法。但通常情况下作者却不会明说出来,你只有在字里行间仔细推敲才能发现他们,这些想法是推理结构中重要的无形纽带,是将整个论证联系在一起的粘合剂。他们回答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必须有什么样的想法才能将理由和结论从逻辑上联系起来?” 当你努力理解一个人的时候,你的任务在很多方面都好像没有亲眼观看魔术师的表演的每个步骤就自己动手去做那个魔术。这些把戏就是没有明说出来的想法称为假设(assumption)。 有两个可以寻找假设的地方应该特别留意,那就是寻找理由需要他们才能证明结论的那些假设(价值观假设)和寻找理由需要他们才能成立的那些假设(描述性假设)。先检查理由,然后检查结论,寻找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 找出隐藏的价值观假设 价值观本身并不能成为理解的有力向导,能导致你对一个规定性问题做出与别人不同的回答的,是你对所持的特定价值观的相对认同程度。 所谓价值观假设就是在特定情形下没有明说出来的喜欢一种价值观超过另一种价值观的偏向。 价值观假设随着情景改变而改变,它们在一种情况下适用,而一旦规定性论题的具体条件发生改变,我们就可能采用非常不同的价值倾向。 判定价值取向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问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作者用作理由的特定后果或结果对他而言显得那样可取”。 另外一个有用的技巧就是反串。问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所述争论中的这些人采取相反的立场,他们会关心什么? 涉及规范性论题的完整推理离不开理由和价值观假设。作为一个批判性思维的人,你就要指出一点,任何一个想要进行论证的人都有必要提供一些解释,说明为什么你应该接受那个论证中暗含的特定的价值观假设。选择价值取向需要一个推理的过程。这种推理和其他推理一样可能有凭有据、考虑周详,并且细心体贴。也有可能马马虎虎,固执己见。 找出没说出来的描述性假设 描述性假设是关于这个世界过去现在将来是什么样的观点。其中有一种假设需要注意,定义性的假设。我们想当然的认定一个术语,而这个术语又有多种不同含义,这就是对有歧义的词语当然的假设其中某一种定义。 找到缺失的描述性假设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方法。 不断思考结论和理由之间存在的鸿沟。不断追问“你怎么从这个理由得出这个结论的”,“如果理由成立,要的出这个结论还需要哪些东西成立才行”。用反串的方法,将自己置于反对的立场。认识到有可能存在其他方法来获知理由中提到的好处。 不要浪费时间分析无意义的假设。我们自然会假定交流者相信其理由成立作为一个读者。或是作者相信理由和结论之间有逻辑联系。 轮到你写时 并不是要我们抛弃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完全“忠于事实”。人们对于事实的反应不可能是像镜子一样完全一模一样的反照出来,对于事实的反应人们受到自己本身价值观假设个描述性假设的影响,如果没有价值观和描述性假设的影响你的论证,你根本就不可能写作,所有人写出来的东西都会是一模一样的“现实”。所以,忘记你的假设不是有效写作和演说的目标。因为我们的人生和经历的缘故,我们会形成许多根深蒂固的想法。这些想法会以重要的形式影响到我们看世界方式。 既然价值观假设无法避免那为什么要留心呢。一,一些价值观假设是粗糙马虎的。二,作者有意隐藏价值观假设,使你接受他的论证。 第六章 关键问题:推理过程中有没有谬误 评价推理的价值大小或质量高低。 首先需要的是找出假设,然后判断交流者的推理是不是以错误的或者高度存疑的假设为基础。 常见是三种诡计花招是: 提供的推理需要明显错误的假设或者让人不能接受的假设才能成立,因此推理和结论显得毫无关系。把那些明明和结论无关的信息弄得好像和结论有关,以此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看似为结论找证据而证据算数的前提则取决于结论本身已经成立。 常见的推理谬误: 人身攻击谬误(ad hominem fallacy),指针对个人的人身攻击或侮辱,而不是直接反驳其提供的理由。其假设为如果你一个的品格有问题,那么他所提倡是一切都是错误的。 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 fallacy),其假设为:采取提议的行动会引发一系列不可控的不利事件。但是事实上有现成的程序来防止这类事件的发生。 追求完美解决方案谬误(searching for perfect solutions fallacy)其假设是:因为尝试某种解决方案后还有遗留问题未解决,那么这种解决方案根本就不应该采纳。 偷换概念谬误(equivocation fallacy),一旦看到一个关键词或短语在论证中不止一次的出现,检查一下看看其意思有没有发生改变。那些高度含混的术语和词组尤其是偷换概念的绝佳材料。 诉诸公众谬误(appeal to popularity fallacy, Ad populum),其假设为:大部分公众认为对的就是正确是。公众常常并没有对一个问题做出足够的研究是他们能进行合乎逻辑的判断。 诉诸可疑权威谬误(appeal to questionable authority fallacy)其假设为:权威说的就是正确是。尤其要注意其在相关领域的权威性,留言有没有其他权威提出相反意见。 诉诸感情谬误(appeal to emotion)其假设是:若读者感受到积极的情感那么结论就是正确的,若感受到消极的情感,结论就是错误的。 稻草人谬误(straw-person fallacy)其假设是:作者理由里面的立场和实际的立场相符。如果有人攻击一个立场的几个方面,一定要经常查看他是否全面的表现了这个立场。要检查一个立场被表现得到底有多公平,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所有立场的事实。 两难选择谬误(either-or false dilemma fallacy)其假设为:面对这种情况时,只有这两种选择。但是事实上总有两种以上的选择。 乱扣帽子、乱贴标签谬误(explaining by naming fallacy)其假设为:因为我们知道那个标签或名字,我们就知道事情的起因。当我们被要求解释为什么特定的行为会发生时,我们常常收到诱惑,想要隐藏我们对很多复杂因果关系的无知,干脆给那种行为贴上标签或者套上帽子,然后假设你为特定事件或行为提供了一个名称 你也就合情合理地解释了这一事件。 警惕分散注意力的干扰 如人身攻击谬误,如美德词汇(virtuewords)产生的光环效应(glittering generalities),如转移话题谬误(red herring fallacy)具体表现如下①甲主题正在被讨论。②乙主题被介绍进来,好像和甲主题有关实际上并不相干。③甲主题被置之不理。 愚弄人的循环论证 循环论证谬误(begging the question fallacy)其假设为:自己的结论已然成立。结论由同一个结论来证明,只是表述不同罢了。 第七章 关键问题:证据的效力如何:直觉、个人经历、典型案例、当事人证词和专家意见 描述性的看法涉及了这个世界过去、现在、未来会怎样的“事实”。这些看法可能是结论、理由、或者假设,这些看法叫做事实断言。 对于事实断言,第一个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要相信它”,之后问“证据的效力如何”一个断言的证据数量越多,质量越高我们也就越可以称这样的断言为“事实”。对于断言到底是观点还是事实,其间最大是差别就是有多少相关证据。支持一个看法的证据越多,这个看法的“事实性”就越高。 证据的质量主要取决于证据的类型 直觉。当我们用直觉来证实一个断言,我们依赖的是“预感”或“常识判断力”或“第六感”。所谓直觉,就是我们相信自己对某件事有直接的洞察力,却不能有意识地说出理由的过程。直觉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私密性,别人根本就无法判断它的可靠性。很多直觉依赖于无意识的加工,极大地疏忽了相关证据,并且反应出强烈的偏见。但是有时直接其实也依赖于一些其他类型的证据,比如大量相关的个人经历和阅读经验,会不知不觉地从我们脑海的某个角落释放出来。个人经历。个人经历常常导致我们犯下以偏概全的谬误(hasty generalization fallacy)典型案例。不厌其烦而又引人入胜地描绘或是塑造一个或多个人物或事件来证实某个结论。例如,支持在开车时禁止使用手机的一种辩论方法是说一些肝肠寸断的故事。这与诉诸情感谬误有相似之处。别忘了问一句,“这个例子有没有代表性”“有没有强有力的反证”当事人证词。是一种形式的个人经历,他们通过引述具体当事人的话,尤其是名人的话,来说明一个想法或者产品是好的。当事人证词具有的特点。选择性。那些提供证词的人往往会对关注的问题有所选择,对那些证实他们看法的信息倍加关注,而对那些证伪他们看法的事实却加以忽略。一个人相信什么就能看得到什么。我们的期盼心理极大的影响到我们经历事件的方式。个人兴趣。交流者也许对某间事有特殊的偏见。省略信息。也许交流者可以从背后获得什么好处。人为因素。单单因为个人形象的好坏而影响可信度。专家意见。对谈论的主题专家拥有的专长、训练或者特别知识有多少?或者这个人有没有与此主题相关的丰富经验?这个专家是否有特别好的渠道来获取相关事实?有没有较好的理由相信专家的意见相对而言不会受到歪曲,或者存有偏见。我们很难期望任何专家不带偏见,但是我们能从专家哪里获得比别人少的偏见。 引用套引的问题。引用别人引用的话来获得资讯,就好比把报纸上的同一篇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获得新的信息。 第八章 关键问题:证据的效力如何:个人观察、研究报告、类比。 个人观察。观察者,不像特定的镜子,并不能给我们提供“纯粹”的观察。我们所见的所说的都是经过一系列价值观、偏见、态度和期望过滤后剩下来的东西。我们见到的和听到的东西都是我们愿意听到的和见到的东西,我们挑选和记住的经历的侧面都是和我们此前经历和背景最相符最一致的那些侧面。最可信的观察往往是来自于最近的观察者们,而且是几个人处在最佳环境里同时得来的观察,他们没有和观察事件有关的明显而又强烈的期望值,同时也不带有任何偏见。研究报告。科学方法力求避免我们观察这个世界时所携带的许多内在偏见,避免我们的直觉和常识中存在的种种偏见。科学的优点在于可验证性(其他科研人员在同样的条件下也可以重复)、可控性(控制变量来减少错误)、语言的精确性。但是研究报告也存在问题。①研究的质量有高有低。②研究成果常常会相互矛盾。因为某一研究通常是有具体条件的,而条件一变结果就变了。③研究结果并不能证明结论,充其量只能支持结论。④研究人员也有他们的内在期望,也有存在偏见的可能。⑤作者或者演说者常常歪曲或许简化研究结论。研究者可能严格限定了结果发生的条件,而演说者却刻意将其省略。⑥研究的“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改变,尤其是关于人类行为的那些断言。⑦研究的认为程度也常常会导致研究的变化。常常为了达到控制实验的目的,使得研究失去了一部分现实世界的特征,这在社会科学实验中尤其明显。⑧对经济效益、社会地位、人身安全以及其他因素的需求可能会影响到研究结果。留意不要犯强求确定性谬误(impossible certainty fallacy)评价研究报告的线索。有没有被其他研究重复过。研究条件是不是人为制造的并因此遭到扭曲变形。研究进行的时间离现在多久了。研究的数据来源声誉如何。根据研究样本,我们概括的范围到底有多大。 样本能够代表整体吗,对见到公开发表的概括总结都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看看有没有可能是过度概括(overgeneralizing)。抽取样本的方式对判断我们能在多大范围内概括至关重要。能否从研究结果中进行概括主要取决于科研人员所研究的事件或人群的样本数量、覆盖范围和抽取的随机性。只有和我们研究过的人群或事件类似的或相同的情况我们才能加以概括。评价样本研究的时候,有几个重要的考虑考虑因素必须铭记在心。 样本的覆盖率必须要大到足以产生概括或得出研究的程度。对研究者将要从中得出结论的所有事件的类型,样本必须覆盖足够的范围或者说包含足够的多样性。样本的随机性越大越好。样本采集于某些片面的群体只能得出片面是结论。如自愿报名、只有有线电话、某个专业的学生、特定是观影群体。 调查和问卷的回答真实吗。 首先,要使调查的回答有意义,针对这些调查的回答就必须实话实话。因为人们有可能会提供自己认为应该提供的答案,而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他们可能对调查的问题心怀敌意,或者不做任何思考。 其次,有很多调查问题的措辞显得含糊不清,这样的问题可以做出多重解读。不同的人可能是在回答不同的问题。通常情况下越清晰的措辞越有可能做出相同的解读。 最后,调查本身所包含的偏见让它们变得更加可疑。其中最常见的两个偏见是措辞偏见(biased wording)和语境偏见(biased context)。小心问题的遣词用句,可能包含褒义或贬义的指向。问卷是长度也是语境因素,越到后面人们可能越来越不耐烦。 4.类比。用两件事物之间熟知的相似点作为基础,推导出关于其中一件事物的相对未知特征的结论叫做类比论证。类比的推理方式(描述性假设)如下:“我们对自己生活中某件事(甲)所知甚多,而另一件事让我们感兴趣的事(乙)看起来和甲在某些方面非常相似,如果这两件事在一个或者多个方面非常相似,那么很可能他们在其他方面也会非常相似”。当我们极力推荐朋友买下一张自己喜欢上CD,也是用了同样的推理方式。我们这样推理是因为我们之间非常像,喜欢或不喜欢的东西有很多都是相同的,因此我们肯定会喜欢听相同的音乐。 类比论证既能激发深刻的洞见同时又能蒙蔽我们。评价类比时两个需要注意的因素。 两个作比较的事物相同和相异的方式。相似点和不同点之间的关联。 例如,互联网的出现不会使书籍报刊消亡,正如冷冻快餐的出现不会让美食烹饪消亡一样。相同点:书籍报刊和美食烹饪在其各自的领域都出现另一种更高效更便捷的事物。不同点:美食烹饪会给人们带来较大的快乐,而书籍报刊则未必。 自己找类比的方法: 识别你正在研究的情况的一些主要特征。尽量找出与上述情况有相同特征的其他你所熟悉的情况,开动脑筋,尽量想象出多种不同的情况。尽量判断熟悉的情况能否为你提供关于不熟悉情况的一些洞见。 避免犯下错误类比谬误(faulty analogy fallacy),即哄骗或者欺骗我们相信我们对下面这个谬误类比的定义。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类比都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做出来错误的假设:两样东西在一两个方面有相似之处,它们在其他重要方面也必然会有相似之处。 轮到我们写时,要注明具体的信息来源的证据,并且花点时间去查看资料的原始来源。 第九章 关键问题:有没有代替原因 对于一件事,存在各种各样的代替原因,这就削弱了我们对作者提供的原始原因的信心。 代替原因主要应用在①人际交往领域。②世界大事。③科学研究。 特定因果关系的确定性和言之成理的代替原因的数量正好成反比。 任何一个单独原因都极有可能是引起事件发生的其中一个原因,而不是其唯一原因。如果持论者不能考虑各种原因的复杂性,那他们就犯了过度简化因果关系谬误(causal oversimplication fallacy),其假设为: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或者过分强调这个原因的作用。 在某种意义上,几乎所有的因果关系解释都会过度简化,因此,有些持论者所提供的解释即使并不包含某桩事件的每一种可能原因,你也得公平对待他们。 组间差异的代替原因 研究组希望控制组间的重要差异来得出因果关系,但是研究组几乎总是在远远不止一个方面出现重要差异,因此研究组之间的差异常常伴随多种原因。专家一致认为的最好的组间设计——随机化实验设计,以便将代替原因减到最少,这种设计常被称作黄金标准。 相关关系不能证明因果关系 避免因果混淆谬误(confusion of cause and effect fallcy)是指误将事件的起因和结果相混淆或是认不出两件事之间可能是相互影响的关系。 避免忽略常见原因谬误(neglect of common cause fallacy)是指认不出两件事之间之所以有联系是因为常见的第三种因素在起作用。 “在这之后”不等于“因为这个” 避免事后归因谬误,假设为:某一件事乙是由另一件事甲所造成的,仅仅因为乙在时间上紧随在甲之后。当你看到这种推理方式时,你要问你自己“有没有代替原因能解释这个事件”和“除了一件事紧随在另一件是后发生这个事实以外 ,还有没有其他过硬的证据。” 第十章 关键问题:数据有没有欺骗性。 找出数据的欺骗性第一个策略尽量找到足够多的关于这些数据是如何采集的信息。 三种“平均值”的表达 平均数,极差越大平均数就越有可能高过中位数和众数。中位数众数 不能用来证明结论的欺骗性数据 识别它的一个策略是对作者提供的结论视而不见,问自己“什么样的数据才能支持他的结论”另一个策略是不看作者的结论,细心的检查数据,然后问自己“这些数据能得出什么结论” 省略数据也是欺骗 数据经常因为不完整而欺骗我们,找出数据推理中缺陷的一个非常有用的策略是问问“在判断数据的影响力之前”还需要哪些进一步的信息。 当遇到听起来让人动心的数字或者百分比,一定要当心。当只有绝对数值摆在眼前的时候,问一问百分比是不是有可能帮你做出更好的判断;当只有百分比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问一问是不是绝对数值会丰富它们的含义。另一个可能省略的信息是相对比较,当一个数据出现在眼前时要问一问“这是和什么相比”横向的比较,同一时间不同方面的比较。当结论表述为某某事情变得越来越好或者坏时,常常会省略过去的数据,使你无从比较。纵向比较,不同时间同一件事的比较。 表述方式不同效果更动人 统计数据在论证中的常见用法(尤其是关于健康风险类的论证)就是报告作为某种医疗干预后的风险降低情况。这里的报告可能具有欺骗性。同样数量的风险减低可以用多种不同的形式报告,例如用相对方式而不是绝对方式进行表述,这些不同形式可以极大影响到我们对于实际风险降低数值的认识。 如,从6%降低到3%,降低的绝对数值为3%,而也可以表述为降低了50%。后者给人的感觉数据更多,因此医疗广告也倾向于使用相对风险。 第十一章 关键问题:有什么重要信息被省略了 不完整的推理在所难免 由于时间空间的限制,作者的论证会受到压缩。大部分人注意力的持续时间有限,信息如果太长,那么我们会觉得厌倦。持论者拥有的信息也不完全。也许是作者故意想要欺骗你。给你提供建议或者想要说服你的人的价值观、信仰和态度常常和你不同。因此他们的推理会受到不同的假设的引导,而这些假设和你对同样问题提出的假设可能完全不同。不同的东西到底怎么样,主要取决于你坐在什么地方。除非你看问题的视角同那个力图说服你的人完全相同,否则。你就一定要关注那些重要的省略信息。 找到省略信息的线索 考虑是否有负面效果 在考虑省略信息的时候要记住问一句“这个行动潜在的长期负面效果是什么?” 面对信息缺失的现实 如果自动声明信息找不到你就不能做出任何决断,那就会阻止你形成任何观点。 第十二章 关键问题:能得出哪些合理结论 注意与还有哪些代替原因,的不同。 如果我们对理由进行不同的推测,那你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具有不同水平的认知准确度、不同的参照体系和先验知识,对那些假设更为可取我们不断表达不同意见。我们从理由中得出不同的结论是因为我们的背景各不相同,目标千差万别,这样我们在决定将理由和结论连起来的时候必然会被不同的假设所吸引。 二分式思维,这种思维衍生出虚假两难选择的谬误。通过将我们能加以考虑的结论局限在仅仅两个以内,细心推理可衍生出无穷的可能性就会急剧减少。 二分式思维可以通过限定结论的条件,将各种结论放到具体语境中加以避免。这种限定的过程需要你对任意一个结论提出一下问题: 结论在什么时候是精确的?结论在什么地方是精确的?结论为什么或为了什么目的才是精确的? 用“也许”或“这取决于”来回答的优点就在于它迫使你承认你所知道的一切还不足以给出确定无疑的答案。 当一个规定性论证中的理由是在表达实际存在的问题时,寻找这个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法就是这个论证可能得出的结论。 寻找多个结论的提示 努力找出从理由当中可以推导出的尽可能多的结论。使用条件句来限定备选的结论。重新将论题表述为“我们该怎么样来处理乙问题”。 不是所有结论都生来平等 当你面对和另一个人有争议的问题时,消弱对方观点的一句话就是“许多专家不同意你的看法”,这个表述的内在含义就是一旦分歧确立,那么一个论证就和另一个论证地位相等。因此,想讨论这个问题的新的努力就失去了基础。这样的方法对于谨慎思考的批判性思维是极为无礼的。批判性思维的人有一套论证标准能够识别出最强有力的论证。 最后的话 批判性思维是一种友善的工具,它可以改善演说者和听者、作者和读者的生活质量。那么怎样向别人传达这样一种友善的态度呢?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大声说出你的关键问题,好像你对此充满了好奇。如果你总是摆出一副“哈哈,我可逮着你的一个错误了。”那没有什么比这个对批判性思维要表达的友善效果更致命的了。

0
《学会提问》的全部笔记 33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