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简史 8.7分
读书笔记 第11章 跃入模因池
还我漂漂拳

第10章,作者根据人类对于“基因”这一事物循序渐进的认识与理解,为我们归纳推导出了“基因本身是由比特构成的”这一结论。

如果把基因视为生存大师,那它们就不太可能是一些核酸片段,毕竟这些东西无法长久。而说一个复制子成功地延续了亿万年时间,也就意味是将其所有副本视而为一,以此定义这个复制子。因此,道金斯宣称,基因不会“衰老”。
它在一百万岁时死亡的概率,不会比只有一百岁时更大。它在一代代的身体当中迁徙,为自己的目的、以自己的方式操控着这一具具身体,并在这些终有一死的身体衰老和死亡前抛弃了它们。
纸面上的那些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并不是音乐。音乐不是空气中的一系列声波,也不是唱片上的纹路或光盘上的凹坑,甚至也不是在听众脑中激活的神经元交响曲。音乐就是信息。同样地,DNA的碱基对也不是基因,它们只是编码了基因。基因本身是由比特构成的。

道金斯的视角在我看来是一种极致的冷静,仿佛是一种站在宇宙的高度才能得到的观点。倒是让我想到了漫威《银河护卫队2》里Ego的行为。永生的基因便是天神,为了使自己的“生命”延续扩展开来,使用的方法是侵占生命。

而之后道金斯继续提出的模因的概念,也确实让人产生了一种科幻般的内心恐惧感。

他写道:“模因通过一个广义上可称为模仿的过程在一个个大脑间跳跃,从而在模因池里传播开来。“各个模因会相互竞争,以争夺有限的资源,如大脑的运算时间或带宽,或者说大脑的注意。
在从我们的大脑和文化中争夺生存空间的战斗中,有效的作战单位是讯息。而我们对于基因和模因的新视角,虽然可能不好理解,却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也给了我们更多可以写在莫比乌斯带上的悖论。比如,大卫·米切尔曾写道:“构成人类世界的是故事,而不是人。那些被故事用来讲述自己的人,不应该受到责备。”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也写道:“就跟所有知识一样,一旦你知道了这一点,你就再也无法想象要是当初你没有知道它又会是番什么情景。这又像舞台魔术,在你还不知道时,即便知识就站在你眼前,你也会视若无睹,看向别的地方。”约翰·厄普代克则在暮年反思自己的写作生涯时写道:
一生倾注于文字——但它显然徒劳
在保存逝去的事物。
因为在我死后不能想象的未来
谁还会去读?
1981年,研究心智和知识的哲学家弗雷德·德雷特斯科写道:“太初有信息,而后才有的道(word)。这种转换的实现有赖于生物体发展出选择性利用这些信息从而让自己的物种生存和延续下去的能力。”而现在,在道金斯的启示下,我们或许可以再补充一句:这种转换的实现也有赖于信息自身,它们寻求生存和延续并选择性地利用这些生物体。

不管怎么说,道金斯的视角新颖独特,在我眼中就像个无敌的脑洞可以无限扩展,也想一部可以带来无限感慨的科幻大片。由书中举出的例子,“模因”这个概念似乎特别适合现在三天两头蹦新词的微博世界,也可能正是这种身处其中的相似感,会减弱这个概念的超越性,也会让我这种对网络世界无感,且在信息爆炸中疲惫不堪的人无法打起精神来深究“模因”更深层次的更有现实意义的非功利意义。

但谁又能说,我这样的状态让“模因”们看到,不会造成一种黄雀伺蝉的局面呢?

0
《信息简史》的全部笔记 1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