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嵌 8.3分
读书笔记 经济行动与社会结构:镶嵌问题
Samuel

一、 总论

1、 想要回答的问题:社会网络(关系)对经济行为是否存在着较大的影响?

2、 格兰诺维特的观点:经济行为是嵌入在社会关系当中的,即:行为和制度总是受到正在运行的社会关系的压抑和控制。这一观点总共两层的含义

(1) 变动性

(2) 主导性

二、 嵌入性观点的提出

嵌入性理论提出的背景是基于对是一种不重视社会关系在当今经济行为中作用的两种观点的批判,它包括两种流派:

1、实质主义者和发展理论家:在前工业化社会,经济行为深深地嵌入于社会关系之中,受各种非经济因素的影响。但随着现代化的发展,经济行为变得越来越自主。这种观点将经济视为工业社会中一个独立的、与其他领域曰渐分离的领域

2、形式主义者和经济学家:经济行为与社会关系是完全无关的

格兰诺维特进行了反驳:无论是在工业社会还是在前工业社会,嵌入性的现象始终存在。在非市场社会中嵌入性的水平要比实质主义者和发展理论家所宣称的要低,而随着现代化发生的变迁要比他们所相信的要小。

三、 嵌入性观点的论证

在这里,格兰诺维特搭建了一个理论比较的框架,即以“追求个人利益的人主要不是依靠暴力和欺骗来达到目的,这是如何可能的” (经济秩序是如何维持的),这一问题为切入点,让不同的理论聚焦在同一问题上,从而便于展开讨论。

1、 驳

在这里格兰诺维特对两种观点进行批判,并且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是原子化的观点,都把个人现时的决策和行为与个人当下所处的社会关系割裂开来。

(1) 过度社会化

A、 含义:指人对于其他人的舆论具有压倒一切的敏感性,因而服从从共识中发展起来并通过社会化内化的规范和价值体系的支配,所以服从并不被视为一种负担。

B、 解释逻辑:普遍道德的存在(信任)

C、 反驳:过度社会化还是将人看作原子化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会对共享的价值观念产生影响(第一推力)。那么就意味着,违法乱纪的情况与有无监督之间不存在相关性。然而这与具体情况不符,因为我们常常根据不同的社会关系情况进行欺诈行为。

(2) 低度社会化

A、 含义:低度社会化的人类社会概念这种经济学仍然处在功利主义的传统之中。这些理论的探讨不接受任何关于社会结构和关系会影响生产、分配和消费的假设。

B、 解释逻辑:

○1通过完全竞争(古典经济学派)

竞争以一种个体交易者无法操控的方式决定着交易的方方面面。即使交易者遭遇了以失信和违法为特征的复杂的或艰难的关系,他们也可以轻易地转向与那些愿意与他们

以市场方式开展交易的大批的其他交易者来解决这一问题。

○2引入制度安排与权威结构(新制度经济学派的修正)

法律、历史、社会或政治压力产物的社会制度和安排。现在被准确地界定为是某些经济问题的效解决方法。

另外一种安排形式是权威结构,它通过借助法令做出的潜逃性分化决策而避免了机会主义

○3存在着声誉成本

C、 反驳:

○1完全竞争市场是一种理想模型,人有完全理性

○2对于制度安排或权威结构而言,任何理性个体都将会千方百计的逃避这些安排;导致成本过高而不可能仅仅是靠这些机制来维持市场秩序

○3反驳直接引出了他的观点。见下

2、 立

○1仅仅考虑声誉成本是一个不够精细的分析。声誉的优先程度其实是在社会互动中被重构的。某人被广泛认为是可以信赖的,这个信息是很好的;但是更好的信息来自一个曾经亲自与该人作过交易的值得信赖的人;而如果一个人以往和这个人进行过交易,那么他拥有的信息就更好了。

所以他提出来自己的观点经济行为是嵌入在社会关系当中的,行为和制度总是受到正在运行的社会关系的压抑和控制,社会互动对其有着变动的塑造作用。

下面他用这一观点分析了“追求个人利益的人主要不是依靠暴力和欺骗来达到目的,这是如何可能的”

格拉诺维特认为机制是这样的,在社会互动中,两个人之间存在信息流动,那么

(1) 互动当中的信息是廉价的,我们会倾向于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信息

(2) 人们总是最信任自己的信息——它更丰富、更详细和被认定是准确的

(3) 与一个人保持持续关系得个体具有赢得信任(对方认为信息是准确的)的经济推动力,因为他不想影响将来的交易

(4) 持久的经济关系经常会偏离纯粹的经济动机,与社会内容纠缠在一起,而后者则包含了强烈的信任期待,并避免机会主义。

同时他还回应了经济学中由于囚徒困境而面临的效率问题。

○2他对自己的观点进行了逻辑上的验证(能回应为什么违法乱纪存在)

(1) 嵌入性观点比起其他各种替代性主张都更少绝对性。

因为社会关系网络是不规则地渗透的,并且在不同程度上位于经济生活的不同部门之中,所以要考虑到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失信、机会主义和无序是决不会消失的。

(2) 社会关系可能为大规模的违法乱纪行为和冲突提供环境和手段

虽然社会关系确实经常是信任和可信性行为产生的关键性的条件。 但是它们并不足以保证这些信任和可信任行为,甚至可能为大规模的违法乱纪行为和冲突提供环境和手段。也就证明了为什么市场上同时存在信任和违法乱纪行为

最后他总结道:嵌入性研究方法不进行绝对性的全面地预测,它转而假设,社会结构的具体细节将会决定我们能发现什么。

四、 对威廉姆斯的批判(利用前面阐释的逻辑)

1、 威廉姆斯的解释逻辑(新制度经济学派的解释逻辑,修正)

威廉姆斯的说明:在何种环境下,经济功能的发挥是在等级制厂商的界线内履行的,而不是由跨越这些界限的市场过程所履行的呢?

他认为是“有限理性”“机会主义”在某种情况下导致了市场的失败。

而形成组织,尤其是组织中的权威的力量可以避免这些问题,同时可以降低协调成本

第一个原因是“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即经济活动者没有能力去正确地预见对长期合同来说关系重大的复杂的偶然性的链条,当交易内化后,预见所有这种偶然性就成为不必要的,现在他们在厂商的“管理结构”范围内被处理了,而无须复杂的谈判。

第二个原因是“机会主义”,即经济行为者运用他掌握的一切手段,包括阴谋和欺诈,对自己利益的理性追求。由于权威关系的存在以及由于交易双方都属于同一个公司实体所产生的更大的认同,权威对信息的掌握是全面的,机会主义得到缓解和限制。

第三个原因是组织可以降低协调成本。(比如尽管厂商之间的纠纷可以在法庭外得到解决,但这种解决方式有时是很困难的,成本巨大的法庭诉讼有时是不可避免的。相反,组织内则可以通过诉诸权威来解决这些争执)。

格兰诺维特认为他高估了权威的力量,忽视了社会关系的力量,在这一部分,它主要通过实证案例来进行说明

(1) 麦考来的研究证实了人们在面临纠纷时不喜欢拿法律条款说事。因为交易人会觉得“这样的规划表明彼此缺乏信任,并减弱了对朋友关系的需求,是将协作性商业活动转变为竞争性赛马式的贸易。”

(2) 爱克丽丝的研究说明了,即承包商和分承包商之间的关系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是稳定和持续的,并且具有很强的专一性,仅仅是偶尔才通过竞标建立起来。并指出:这种类型的“准整合”导致了我称之为‘准厂商’的东西。它不是一种既非纯粹的市场交易,又非正式的垂直一体化的方式

(3) 多尔顿的研究指出在组织的权威结构下,其实审计部对所有种类的成本核算同样非常具有任意性,并因而容易政治化。

转账定价的案例指出组织其实在制定价格时“对什么是成本并没有一个普遍的标准对于哪些部分构成了利润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这两个研究反驳了威廉姆斯认为权威结构能带来准确信息的论断,无法解释组织为什么可以出解决市场弊端。

因此,格拉诺维特认为不是权力结构而是社会关系发挥着重大的作用,

首先,他存在于厂商之间,这体现在厂商间的长期合作之中,这个过程产生了人们预期行为的标准。

(1) 双方知晓如何共同工作与共同工作的益处

(2) 同时在长期的交易过程中,交易双方偏离纯粹的经济动机,与社会内容纠缠在一起,包含了强烈的信任期待,并避免机会主义。(比如商人必定希望从伴随每日工作的社会互动中获得快乐。而在每天都要要求全新和陌生的工作伙伴的现场市场程序中,这种快乐被大大消减了)

 这样以来,他完成了对这样一个事实的解释,为什么有些厂商没有合并,而选择了用市场关系完成合作。

其次存在于组织内,他认为大规模的等级制厂商,一般来说较少进行人事变动,这导致了紧密地、固定的关系网络的产生。联系到他前文逻辑验证的部分,这样的网络使得组织可能产生更大的违法乱纪,但同时也使得组织有着巨大的优势。他使双方能够发展比以前作为两个独立的市场实体之间能形成的关系更亲密的社会关系网络。或许这种互动网络解释了组织化形式的效率水平的因素

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从市场组织的转换呢?应该从社会关系不同的具体细节进行综合考量。比如组织是否面临着形成垂直化结构的压力,如那些参与交易的厂商缺乏一

种能将它们连接起来的个人关系网络,或者这种网络是导致冲突的、无序、机会主义或者违法乱纪的时候,这种压力就会增大,另一方面当稳定的关系网络可以为复杂交易提供中介,并在厂商之间产生行为标准,压力就会减小。

五、 讨论

在讨论部分,格拉诺维特明确的指出我们不能放弃理性人假设(对选择理性的批判),他认为只要充分考虑情境约束尤其是嵌入性的约束以及利益界定的复杂性,那看上去无理性的行为可能就是相当明智的。

0
《镶嵌》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