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7.0分
读书笔记 《东京一年》
小傩~
并不清贫的独身女学生,真是一种最理想的生活了。

谈话交心往往陷入对彼此生活选择的不赞同,为了不破坏已经伤痕累累的情感联系,索性变得越来越沉默,终于相对无言。

一个作家是如何死亡的?从重复自己开始死亡。

这样的事实,远远比作家的想象更有力量。 因此,在面对现实时,我常常觉得失望,因为无论我怎样写,都无法超过现实本身。

真正善良的人是敏感的人,而不是感伤的人,敏感的人刀刃永远向着自己,而不会像感伤主义者一样对着他人的伤口作诗流泪。

赤裸本身没什么迷人的,迷人的是堕落。

所有人都如痴如醉地趴在地上观察水珠的流动。我第一次发现水是这样的,像毛毛虫一样拉伸自己的身体,追赶同类,渴望和它们融为一体。因为受倾斜角度和环境影响,水珠经常在半路停止了流动,我发现自己竟然握着拳在给它们加油。

我在神户市区逛了逛,觉得这不是一座能够引起深思和感情冲动的城市,没有什么历史和文化遗产。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村上春树无法从城市中寻找到真正的柔情和伤感,才找到了爵士乐。

这种“dis”的过程称之为堕落是不合适的,因为堕落是一个有快感的过程。但文中的主角们并没有丝毫感受到放纵带来的快乐,而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精神被一双无形的手阉割。

完美的受害者是不存在的。

说这话的时候,卢里并没有想到他其实暗示了女儿的命运——历史的替罪羊,更没有想到他对这命运早已有了绝望的预测:神死了,替罪羊能发挥力量的时代早就结束了。

尼采说:“我们有艺术,所以我们不会因真相而死。”库切说:“南非有太多真相让艺术去把握……淹没了想象的每个角落。” 那我们呢?

——我还是一个如此功利和虚荣的人,畏惧平稳生活带来的安逸,只能从进步里获得对自己的认可,感知到自己在活着。

在所有省事省力的人生选择里,结婚似乎是最不坏的那个。因为结婚是一件只需要维系而没有目标的事情。

他在自杀前发了微博:“世界是勇敢者的居所。懦夫即便被爱也很难有勇气在此世继续下去了。江老师喝酒了,我却从来对酒精没爱好,真是丟脸的终曲。”

这两本书是他信仰的裁缝吧,终于把他对抗了一生的不合适的西装,剪裁成了和服。

是啊,人是这么的悲哀。但幸好,海永远是这么的蓝。

《雨男》

他们成了日式夫妻,结婚证是为热恋情侣提供的疏离彼此的许可证。

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难见到衰老时,我们对衰老的适应能力便随之下降,就像中国的城市中难见到墓地,所以我们对死亡格外惊骇。

用那句著名的话来说,“爱是想触碰又缩回了手”。

落了单的儿童在不被注视时,没有羞涩,没有谄媚,甚至没有天真,只有一种不设防的复杂。
0
《东京一年》的全部笔记 16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