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日本 7.7分
读书笔记 《你所不知道的日本【III】》2008-2015
小傩~
人们在叙说时,叙说者已经是其他人了,换句话说就是人们在行动时主宰他们的不是他们的主体性,而是某种结构。

在日本出版界,“制造”畅销书有三个T的原则,一个是时机(Time),另一个是主题(Theme),还有一个是书名(Title)。

战后美国对日本的设计让日本长期无法发生真正的变化:日本左派一直反美,但同时一直在维护美国人为日本制定的宪法。而日本的右派虽然亲美,但却一直对美国人制定的宪法耿耿于怀,修改宪法还是自民党的立党纲领。

编写自我启发类书,有时候和新兴宗教的产生过程十分类似。

这是因为日本的汉字发音是根据传播到日本的方式而有所不同,例如佛教用语的发音是“吴音”,政府和学界用的是“汉音”,而日常生活中用的是“宋音”。

正如社会评论家冈深利幸指出的那样,如果民众不能感到自己的生活已经得到改善的话,那么就会追究政治责任,而对政治不满意的题材是取之不尽的。

2016年3月,仍然没有赢得国民支持的民主党与维新党宣布合并,让民主党彻底从国民眼前消失了。

在对近1000名著名人物的采访中,阿川对于不知道的事绝对不会不懂装懂,对知道的事也不会浅尝辄止,还是要追问当中她所不知道的内容。阿川这样写道:“认真倾听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只是倾听也是不行的。”

作者三浦是这样认为的:语言可以产生希望,编辑辞书需要不断地修订,也会不断地产生希望,那其实是一种没有止境的罗曼史。

异化问题解决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正常的普通生活的回归呢?可是什么才是正常的普通生活呢?

而盲信往往是人们感到空虚之后选择的信仰。

战争的加害者很快就会忘记他们的罪行,但是受害者却往往不能释怀。战后70年,在日本沉淀下来更多的是受害者意识。
……
每年8月,日本都要重温当年的战争,并举行纪念活动。但是,这些活动中所指的战争往往是从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开始,到1945年广岛、长崎被投下原子弹为止。2015年,当今明仁天皇在新年讲话中,特地指出“要吸取从满洲事变以来的历史教训”,实际上就是要让日本国民明白,战争并不是从1941年才开始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日本所说的战争是从日军偷袭珍珠港开始的,如果战争是从那时起的,那么就不需要去探究战争发生的原因了。而问题则会变成美国的战争犯罪为什么没有得到清算?日军偷袭珍珠港固然非常卑劣,但是日军轰炸的基本上都是美军设施,而美国投下的两颗原子弹则完全是无差别地屠杀平民,这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国际法来看也是明确的战争犯罪。结果美国的战争犯罪并没有得到审判,那么到底什么样的战争犯罪才需要审判呢?这让日本国民失去了对战争犯罪的判断力。
同时,在日本一直有“头领负责”的传统,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头领。在日本战国时期,上演了很多失败的一国头领剖腹自杀从而换取属下姓名的故事,即便到现在也是这样,如果一家企业出了大问题,哪怕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并没有直接责任,但作为一社之长就必须出来对大家鞠躬谢罪,甚至引咎辞职。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之际,日本国民都认为天皇就是日本国家和战争的最高领袖,这是连日本的右翼都不会怀疑的事实。但是,美国认为保留天皇制度可以更好地征服和统治日本,因此从一开始就不准备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这对日本国民来说,如果最高领袖都不被追究责任的话,那么在最高领袖之下落实的各项政策、执行具体任务的臣民自然也应该免责。因此,战后日本天皇制得以保留,成为日本国民从加害者变成受害者的心理依据。

美国普利策奖获得者约翰·托兰德曾经指出:“如果希特勒在夺取政权4年后的1937年死去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他将作为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而载入史册”(《阿道夫·希特勒传》)。

现在世界上的先进国家经济已经充分成熟,高速增长当然已经不可企及。通货紧缩与其说是一种问题,倒不如说是经济增长后所必然到达的结果。

一般认为在经济增长型社会里,社会需求大于生产力,所以生产出来的产品都可以销售出去,这时就要解决“如何提高生产力”的问题。而成熟社会,因为生产力大于社会需求,所以需要挖掘社会的需求。然而,这里存在着一个误区,那就是在成熟社会里,人们更加热衷于持有货币,对货币的执着和欲望产生了无法忽视的影响力。

《火花》的故事并不曲折,也不是非常典型,它反映了现代日本社会里普通年轻人生活的一面。没有催人泪下的故事,只有直白,这是故事主人公的直白,也是作者的直白。滑稽艺人能够写出这样的小说,而且能让大家都来读一读。读什么?读“真诚”。真诚让《火花》夺取了这一年畅销书的榜首。

畅销书就是这样散乱反射地反映了社会的真实。

实际上,在接触到这个“表现”一词之后,读者就会把这本小说当作自己的故事读下去了。每天更新网页的工作、给顾客说明自然化妆品的工作、为自己的乐队填写歌词的工作、为顾客美容美发的工作,等等,现在的工作都是在“表现”。

“卒婚”是一个新名词,就是结束婚姻的意思,不过并不是说他们夫妇已经离婚,而是说在生活上两人互不干涉,各自享受各自的人生。即便是同居在一起,寝室也是分开的,从而保证了两个人的独立生活。

0
《你所不知道的日本》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