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黛丽·赫本 7.8分
读书笔记 战火中起舞
sunny

‘’我才十多岁,就已经明白人性的冷酷:我亲眼看见它、感觉它、听到它---它永远不会消散。那不只是恶梦:我就在现场,它就发生在我眼前。”----奥黛丽.赫本

当时黑白片的化妆极为复杂,讲究细节,化妆成分和程序不只要看皮肤状况,也要视角色的个性、棚内外的灯光、服饰而定----当然还得考虑演员本身。在罗马复杂为奥黛丽上妆的是意大利化妆好手阿尔贝托.德.罗西,不过派拉蒙的瓦利.韦斯摩还是派人送来了化妆品做测试,并指导使用方法:

首先,把12号粉底打在眼下黑圈处;接着上粉,整张脸用626-C抹匀;然后用手轻拍整张脸,避免留下指印;再把626-C和12号粉底揉合,轻轻扫在先前的眼下黑圈处;然后在眼皮上方涂蓝灰色眼影,轻轻抹匀。先在眼睛下方扑粉,接着把粉铺在整张脸和眼皮上。重要的是:不要用太多粉,她应该有明亮的色泽,而非暗淡平板的脸孔。刷掉多余的粉,用棕色而非黑色眼线笔,在靠近眼睫毛处画上眼线,让睫毛看起来粗一点,上睫毛涂上棕色睫毛膏。再涂口红,用626-C粉饼涂在露出来的身体肌肤上。

大家都记得奥黛丽谈到她拍《高跟鞋》时收养的公猫,后来这只猫春心荡漾,不得不去势。合唱团团员讨论应该为这只猫取什么名字时,奥黛丽说:很简单,就叫明天。问她原因,她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明天永远不会来。

即使多年后《罗马假日》依旧魅力不减,保佑含蓄的请速和慧黠的机锋,童话般的故事混合了经典脱线喜剧的元素,巧妙的社会讽刺融合了温柔而短暂的浪漫情怀,塑造出一部成功的电影。

她对自己想要什么、目标是什么,总是一清二楚。。她从不像被宠坏的明星一样摆架子,她知道如何塑造自己坚强、独立的形象。----纪梵希

在逾40年的时光中,两人相互的尊重和信赖酝酿出真挚的情感,远超过设计师和模特儿,或者服饰商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他们都把自己自然的风格---如两人对园艺、美食好酒的兴趣,化为精致人生的态度,使风尚有了实质。奥黛丽谈到纪梵希时说:我很少有比他更爱的人,他是我所知最真诚的人。

而在纪梵希眼中。她对自己想要什么、目标是什么,总是一清二楚。她是非常精确的人,极为专业,从不迟到,从不乱发脾气。和其他知名同行不同的是,她从不像被宠坏的明星一样摆架子,她知道如何塑造自己坚强、独立的形象。这自然延伸到她的穿着打败,因此设计师为她制定服饰之后,她会进一步添加一点自己的特色--一些细节,却收画龙点睛之效。

她衡量自己的演艺生涯后说:我想把这一切都当成发生在别人身上,以客观的角度了解自己的价值和对公司的贡献。我总是追求前方的事物,若算得上有成,是因为我抓住每一个机会,而且非常努力。没有任何成就是轻松得到的。在音乐剧中,我是只受过芭蕾训练的紧张女孩,必须观察其他所有人,才知道如何举手投足;在舞台剧《金粉世界》里,我完全没有表演经验,却得登台。这出剧作在美国颇为成功,他们对我赞誉有加,但在公演的十六个月里,我仍不断学习,一直到公演最后一夜,其实才做好第一夜的准备。《罗马假日》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挑战,我必须在镜头、灯光、喧闹和紧张当中,拿出真正的表现。

至于她对影评的反应则是:这是我毕生最大的考验。截至目前,我不过是由宣传塑造出来的明星,是由记者造就的。但他们塑造的我只不过是个影子,除非观众认同我,否则就不是真的。

婚姻就像签长期合约,除非知道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否则不能答应任何人。我还在探索自己。。。------奥黛丽.赫本

奥黛丽永远把事业摆在第二位。她从来不像其他演员一样,想永远当红,而以追求个人幸福、平静、爱、子女、她爱且爱她的伴侣为重。。。------亨利.罗杰斯

在1955年时,电影观众都移情电视,好莱坞的应对之道是特艺彩色(拍摄彩色电影的技术)、立体声、新艺拉玛(利用三台同步放映机,在宽阔的弧形银幕上各放映1/3的画面)、新艺综合体(一种电影制片法,使用的放映银幕宽高比为2.5:1)、3D电影,还有嗅觉电影(20世纪60年代开放的气味电影放映系统,透过管式系统,将气味直接输送至每一个观众席)及香味电影(透过电影院的通风设备来传送气味的电影)。

在费勒夫妇1月离开巴黎到纽约之前的餐会中,纪梵希送给奥黛丽一个小礼盒:为了推崇她,他设计了一款以她为名的香水。她拆开礼物,惊喜地说:哦,这怎么可以!纪梵希说,这个香水未来这一年都专属于她一个人,一直到12月,他才会让它上市,而后来上市的香水名称就是L Interdit禁忌。这个名字不仅记录了她惊喜的感激之情,也意味着一年中之内都没有人能用这瓶香水,同时暗指那种香味太让人陶醉,也该被禁才是。

若你等待多年,美梦才成真,那种喜悦简直难以形容。。。和儿子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我,电影不过是童话故事。----奥黛丽.赫本

我偏爱黑、白,或如乳白、淡粉、绿色等淡色系,这些颜色让我的眼睛和头发看起来比较黑;鲜艳的色彩会压过我,让我失色。-----奥黛丽.赫本

Pygmalion一词源自古希腊罗马神话,指为了雕刻出心目中完美的女人而被自己的创作吸引的艺术家。

你总希望若你爱某人爱得够多,一切都会改变-------但这不一定会成真。------奥黛丽.赫本

305页 2017-9-22完

0
《奥黛丽·赫本》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