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渡之舟 8.6分
读书笔记 家国之间
瑜生
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在这一以男性为唯一规范的社会、话语结构中,新女性再次面临无言与失语。除却一个通常会放入作为前缀或放入括号的生理性别之外,她们无从去指认自己所出演的社会角色,无从表达自己在新生活中的特定体验,经验与困惑。因此她们必然遭遇着彼此分裂的时空经验,承受着分裂的生活与分裂的自我:一边是作为和男人一样的‘人’,服务并贡献于社会,全力地,在某些时候是力不胜任地支撑着她们的‘半边天’;另一边是不言而喻地承担着女性的传统角色。在‘铁姑娘‘和’贤内助‘之间,她们负荷着双重的、同样沉重而虚假的社会角色。而这双重角色同样获得了传统文化的支撑,获得了有力而合法的描述。

【这段话的贴切程度对我来说是一种震惊,它非常深刻地描述了我的母亲,我朋友们的母亲这一生沉重的命运。我的母亲在事业上本来能够有更好的建树,却不得不一人完全承担着生养家姐和我的巨大家庭责任。我的父亲以此为理所当然,甚至直到现在为止,从未感谢过我母亲在家庭中巨大的付出和牺牲——因为母亲扮演的这样的双重角色对于他来说理所当然的,就如作者所说,被历史/文化/社会赋予了合法合理性。而即使我的母亲扮演了‘铁姑娘’的角色,社会隐形的性别歧视并没有让她得到公平的回报,她作为一个女性在单位部门里承担着两个岗位的职责,却只有一个岗位的薪水回报,而性别也严重影响了她的升迁。而这种单位带来的性别结构的歧视,却被我的父亲理解为我母亲个人能力的不足。乃至他多年习惯性用非常具有羞辱的贬义词如“蠢”“笨“来形容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并不是一个特殊例子,她沉重命运是那一代无数女性同样命运的书写和表达。】

0
《涉渡之舟》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