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在高处 8.1分
读书笔记 第164页
大魔王

人应该爱时间,而不是爱空间。时间之爱是面向个体的,是绝对的,那是我们唯一的存在。而空间之爱则是相对的,是面向公众的,是通过物质或精神的契约才得以实现的。一个人,如果生于猪圈,便说自己"热爱猪圈",这种"爱猪圈主义"显然不是一种高尚的情感。必要的时候,我们基至可以断定这是一种"以地理限制或屠杀时间"、灭绝人类未来与希望的庸俗的情感。正因为此,我愿意以更广阔的视角将我所热爱之国视为时间之国,一种立于时间维度上的精神与思想之国,而绝非空间意义上的逆来顺受,或与生俱来的"嫁鸡随鸡"式的地理与政治之热爱。所以我说,人应该为时间耕耘,而非为空间疲于奔命一个人无论占有多少疆土,如果不能在时间上做自己的主人,其所拥有的仍不过是贫困一生。真正壮美的生命,是做时间之王,而非做空间之王(或者奴仆)。以生命与时间的名义,每个人作为其所生息的时代中的一员,不应该停留于寻找地理意义上的与生俱来的归属。而应忠诚于自己一生的光阴,不断创造并享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光。

0
《自由在高处》的全部笔记 102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