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杀死那个胖子吗? 7.5分
读书笔记 你会杀死那个胖子吗?
出塔人

(英)埃德蒙兹 第一部分 哲学与电车 第四章 兰道夫伯爵的第七个儿子 ★DDE即双重结果原则,由托马斯-阿奎那提出的,认为故意的杀戮永远都是非正义的,但如果一个人受到威胁,而唯一能够救命的方法是杀死攻击者,那么这种杀戮在道德上是被允许的,只要杀戮的前提是为了自保,而不是取人性命。 在下列情况中DDE开始发挥作用: 人们觉得这一行为与其造成的伤害互相独立,而行为本身没有错; 不论从手段还是从目的而言,当事人都想做好事而不想造成伤害,尽管他能够预见到伤害(非意图); 不造成伤害就不可能做好事; 造成的伤害同想做的好事相比并不十分严重。 ★斯坎伦:“为什么故意为之的后果与仅仅预见到的后果之间应该有道德上的区别,关于这一点,至今还没有人给出令人满意的理论解释”。而且,对DDE也存在一种有实际意义的担心,就是它可能被用作逃避或者推卸责任的借口——尤其是代表国家做出行动时。 ★然而DDE似乎提供了这样一个原则。在岔道情景中,毕竟我们不希望杀死那一个人以换取另外五个人的生命,但在第二个情景中,由于那个健康的年轻人的器官能救五个患病的人,如果我们杀死了他,那么我们就表现出了一种故意杀人的意图。在岔道情景中,如果在你改变了电车行进的方向之后,铁轨上的那个人不知怎地挣脱了捆绑并在千钧一发之际得以逃脱,那么你会感到高兴,因为你不但避免了撞死那五个人,而且也没有让其他人因此受伤。但对于第二个情景而言,你需要他的死亡——如果他看到一个护工拿着棒子接近自己而起了疑心,从而成功地逃脱了,那就宣告了另外五个人的死亡。事实上,他的死亡是拯救五个病人性命的条件。 ★福特认为,我们不需要依靠DDE来解释我们在这些情景中的直觉反应。她提出了另一种解释:我们既有消极的义务,也有积极的义务。消极的义务是不要伤害他人的生命(比如杀了他们),积极的义务是帮助他人的义务。在岔道情景中,面对困境的是司机(而不是旁观者),既然司机发动了电车,他必须做出的可怕选择就是杀死一个人还是杀死五个人,而前者较后者更为可取。但在医院情景中,虽然外科大夫有拯救五个病人的积极义务,但这一义务与不伤害健康人的消极义务相冲突,并且前者的力度不如后者强。 福特认为在岔道场景中,当事人只是将一个已然存在的威胁的方向进行了改变。失控的电车是移动的威胁,我们能做的只是把它推到别处。但在医院情景中,通

0
《你会杀死那个胖子吗?》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