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第二卷) 8.1分
读书笔记 温庭筠及其他花间词人
白易小子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首词,读的早。也只是觉得美罢了。真正让我记住的,却是甄嬛传的片尾曲。反复摩读,却依旧朦胧难解。

大结局,本是一生溃乏,只想拥被而眠,于梦中回忆前尘往事。然此词描的却是美人懒妆梳洗迟的一腔慵懒愁绪。方时便觉得困惑难解。

词本来就是歌词,是需要配乐演唱的。片尾这曲配的,着实妥帖无痕,让人生不起半点不悦。竟也放弃了歌词与画面不符的假象。

然今日重读,却发现仍然是自己浅薄了。画面匹配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意思对了,精神契合了,旁的形式与否,也不过是些表面糊弄人的把戏。

美人累了,倦了,只想着永沉混沌,是起来,还是睡下,又有什么分别?

0
《中国文学史(第二卷)》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