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玄学论稿 8.9分
读书笔记 第184页
nolix

p.184:

王弼说“自然”,即“无妄然”,即不得不然。即皆由“理”也,物无妄然,必由其理。“道”无待,而“有”皆有待于“道”。郭象则说一切皆无待。

p.190:

魏晋玄学有两派,一派主“无”,以无为本,以王弼为代表;另一派在形而上学上主“有”,群有乃自生,此乃以“有”为独立之存在,而另外无本,以郭象为代表。经验上的现象没有另外使之者,就是说无本。总之,

崇无者以为万物之本为“无”,崇有者认为万物乃自生,而另外无本。然郭象虽不崇“无”,亦常讲“无”与“玄冥”。他所谓之“无”,并不是主体,乃是万物之“principle”。

若以此为原则而生,原则就是“自生,自然,自尔”,一切有(群有)都是独化。

p.189:

(五)不为而相因

因物各自生而不他生,故各有性分,而性分是绝对的,故万物各不相为使,各不相待,为之则伤生。

“均可不为而自化也”。盖物物自分,事事自别,而欲由己以分别之者,不见彼之自别也。

————————————————————————————————————

赞。

无待者,非言大小无别,上下不分,不能比较。然而事实上,形影不离,唇齿相依,郭象乃说“不为而相因”也。

《秋水注》:天下莫不相与为彼我,而彼我皆欲自为,斯东西之相反也。然彼我相与为唇齿,唇齿者未尝相为,而唇亡则齿寒。故彼之自为,济我之功弘矣,斯相反而不可以相无者也。

0
《魏晋玄学论稿》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