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Philosophers Know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Introduction 导言摘译
低端学者叶浩隆

Introduction

每一个伟大哲学家都以为他让我们走上了确定知识的正路,但这种主张总是声称自己是第一个做到的,以至于后继者的纪念碑是建立在所有前辈的废墟之上的。其结果是,有眼光的旁观者会认为,分歧就是哲学的代名词。

达成一致的失败似乎意味着论证的失败。但如今,论证不再被认为需要从自明的前提开始,允许归纳性的或者基于普遍接受的常识的前提的那种哲学论证;此外还有一种强大的新近的潮流,认为哲学理论即最佳解释。但还是要看到,即便是在最宽泛的意义上看待证明,哲学论证仍旧不足以解决关于上帝,心灵的本质,自由的事实,或者道德的基本原则这样的宏大争论。

当然了,哲学家内部还存在争议,即究竟哲学算不算有知识可言。相对于科学甚至社会科学,哲学似乎不能够提供一套真理,并且哲学中的争议从无休止就是证明。【1-2】

我主张确实存在一种学科性的哲学知识体(body of disciplinary philosophical knowledge),在过去的五十年中至少由分析哲学家创造出来。当然也得承认哲学知识并不包含关于上帝之类的大问题的答案。但我还是要认为,确实有哲学知识,并且是一种有重要的文化意义的知识。那些无从触及这种知识的人,将会在人类存在的基本反思的层面上有严重的限制。

本书的讨论属于元哲学。本书将尽量避免两种让元哲学非常令人不满意的特征:一种来自有争议的哲学学说的独断的态度(唯心论形而上学或者经验主义的知识论),一种抽象的、过于普遍的进路,无视哲学实践中的细节。我认同罗蒂将哲学放在其历史和文化语境之中的努力,但最终,罗蒂一方面太过粗率,一方面他对成功的哲学能做的事情理解有限。【2】

本书的进路更接近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家,即集中在典范性案例的个案研究,从而避免先验主义和抽象的危险。正如哲学家对科学的反思要从伽利略,牛顿和达尔文究竟成就了什么,以及如何完成这种成就开始,我主张发展一种从奎因,克里普克和罗尔斯等人的哲学成就出发的理解。

这些典范都来自晚近的分析哲学,首先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分析哲学家。但更重要的是,分析哲学是从一种致力于追求知识主张(claims of knowledge)的自我理解出发的。不同于其他人文学科,甚至也不同于某些自称是哲学家的人,我们鄙薄华莱士史蒂文斯所说的“对不精确的昏沉的浪漫化” (the tired romanticism of imprecision)。我们主张准确说出我们所意谓的,一步一步清晰地证明为真者。如果哲学知识也在别处存在的话,那么我们也应该期待它在分析哲学的领域中出现。【3】

我进一步把自己限制在更为晚近的分析哲学,不仅是因为关注点的连贯性,也是为了最小化对远离我们自己的环境的解释上的困难。此外,我也试图选择一些能够涵盖重要话题范围的那些案例,而不是太过限制在我自己的专业领域。当然要忽略很多卓越的例子,但我还是主张我的案例研究至少能够提供一个对我的话题的有益的起点。

在搜索哲学知识的时候,我会从三个成就开始,很多哲学家都对这三个成就提出了最强的认知性的主张:奎因对分析综合区分的“驳斥”【加个引号大概意思是这个驳斥不那么成功】,克里普克在形而上学和语言哲学中对必然性的恢复,盖梯尔对标准的知识定义的提出的反例。三者经常被认为是成功的例子,但尽管我承认三者都做出重大成就,我的案例研究将会表明这三个成就都不是决定性的。本书1-3章通过细致的文本分析来证明此点。【3】

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这些哲学的典范案例产生了重要的哲学知识。在第四章,我将会论证他们为一种二阶知识做出了贡献,即关于一般哲学图景的预期的知识。图景(图像?)这个观念是从克里普克借用来的,指的是经验主义,唯物主义,有神论这样的宽泛的观点。这些图像可以得到有成果的发展,但不必确立为真。即便未能提供完备论证来完全接受这些图景,但三位哲学家还是提供了非常好的理由,来严肃对待和进一步发展这些途径。。。对这三个案例的反思将会给出一些关于这个过程的细节,我将称之为说服性的详述(persuasive elaboration)【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概念,但Gutting似乎没有详细讨论这个观念的来源和细节】,这个过程将会支持图像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尽管奎因和克氏并没有理论化其途径,其他人通过产生越来越细致和充分的理论来做到这一点。

第四章还论证有一个实质性的一阶哲学知识。这样的知识主要和一些根本区分的性质及其应用的限度有关。但这经常被忽视,因为这往往并不被视为哲学反思的目标,而只是回答“大问题”的副产品。比如说,即便是不接受克氏关于指称和必然性的整体阐述的人,也会欣赏他关于米匿名和描述的区分。对这些重要区分的知识经常不是任何个人的工作,而是在时间中积累起来的,是在哲学家之间精细化和深化的。我们的研究会揭示这个过程中的很多例子。【end 4】

我们还会看到一些惊奇的例子,对一个区分的挑战其实恰恰为我们对之的理解做出了贡献。比如,奎因最终对分析-综合区分的理解做出了贡献。同理,盖梯尔知识论的多年讨论的要义就是JTB知识描述的根本完备性,当然它通过这个描述之为合理的那些 (延伸性的)领域的限制的理解的精确化。

认为存在一个实质性的哲学知识这样的主张将会招来对这种知识的本质和辩护提供解释的要求。然而我主张,尽管这个问题本身是有趣的,但回答这个问题并不一定是显示哲学已经产生了权威性的知识的必要条件。我们的案例显示了哲学知识的存在,其存在独立于关于它如何产生的解释。第四章的最后一部分就晚近哲学中关于直觉的讨论来发展这一点。我区分三种直觉,讨论其在哲学知识中的作用,反思晚近关于自然主义和实验主义哲学的批评。我的结论是,不论是否存在一种专门的哲学直觉(比如模态)的官能,确立这种官能的本质和可靠性并不是存在权威性的哲学知识的必要条件。

接下来的四个研究(5-8章)继续哲学知识的问题但集中在前哲学的坚信(conviction)在发展这种知识中的作用。那种奠基主义的哲学观认为论证应该从无争议的前提开始,拒绝认为这种坚信的引入是理智上复杂恶人的。但晚近哲学的一个最重要的结果就是这种奠基主义的哲学观的不完备性。第五章通过讨论普兰丁格对宗教哲学的革命来介绍坚信的作用。似乎只有有宗教信仰的哲学家会运用前哲学的坚信。但第六章通过对查默斯的僵尸论证和因瓦根的结果论证表明,唯物主义或自然主义的坚信也在关于意识和自由的辩论中扮演重要角色。同理,第七章讨论库恩对实证主义科学解释的历史主义挑战,也揭示出科学哲学家接受科学的合理性之为一种前哲学的坚信。库恩的工作也强调了判断在科学知识中的不可还原的角色,而这个结果也可以用在哲学上。

第八章讨论罗尔斯的正义论之为一个详细的对前哲学的坚信的哲学发展和捍卫的案例。这个坚信就是关于一个正义社会的自由民主的坚信。罗尔斯的案例对他的两个正义原则来说是一个有用的关于非奠基主义的论证如何能够导向哲学知识的模型。他的工作也是坚信如何并不是从超然的哲学直觉而来,而是从对我们的身份之核心的那些实践产生出来的例子。【5-6】

坚信往往也表达了主要的哲学途径,并且也能够通就其说服性的详述的成功与否来判断其可行性。已经成立的哲学区分是澄清和评价坚信信念的基本方式。尽管坚信一开始是独立于哲学论证的,其理智可行性要求它们通过哲学的检验。 又因为坚信提供了对传统的大问题的回答,因此其与哲学的基本关联维持着哲学与与其根基问题的关联,即便坚信提供的答案并不是决定性的哲学的回答。

最后一个研究,即第九章的研究,考察罗蒂作为哲学运思(philosophizing)的例子,即一种本身就关切我们在探讨的这些元哲学论题的哲学。我将会检验罗蒂的论证方式并且回应罗蒂对哲学之为学科性知识体的拒斥。我认为,讽刺的是,罗蒂的拒斥如果能够成立,只能是因为我们预设了哲学知识必须符合奠基主义的方式。我还会检验罗蒂和麦克道威尔关于真理的辩论,以拒斥我对哲学知识的主张依赖于一种不连贯的客观性的观念的看法。

我的结论性的章节将会总结哲学知识的案例,并且阐述这种知识在哲学学科之外的重要性,其途径是现实哲学结果对宗教性坚信的评价的相关性。【6】

正如很多人一样,我之所以成为哲学家是因为我想知道这些大问题的答案。但我很快就发现找到对这些问题的决定性的哲学回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种非常普通的经验导致我期待本书成为一种本质上为怀疑性的运思(skeptical exercise)。我很高兴地发现我错了。对哲学的怀疑论来源于哲学奠基主义的错误,这本身就需要通过哲学性的反思来反驳。一旦放弃了这个预设,我们就能够看到哲学本身之所是:一种人文知识的主要来源,完全配得上其他成功的认知努力的应得的尊重(respect)和尊敬(deference)。

4
《What Philosophers Know》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