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契诺之歌 8.7分
读书笔记 前言
没有耳朵

第三页:

于是,他搬到蒙维利特,住在野外一幢木板屋里,处于半饥饿达七天之久,同时将自己半埋到土里,试试泥土的疗养功能,他觉得自己好像快“僵硬了”,快要长出根,并回到植物,矿物的生存方式。”他在《野人札记》中如此记录当时情况。但这种实验所带来的心灵上的收获,其实极为贫乏。

第四页:

他在罗卡诺旅馆写信给画家恩斯特 克莱多夫:“在这里虽享有安宁、温暖的夏日,但内心却不平静。”他说:“我先前失去平衡,自从狰狞的大战以来,更是每况愈下……阳光、茶花、散步无法治愈我。谢谢都是自欺欺人。”

回到阿尔卑斯山北麓三天后,他开始接受心理治疗。他将心理治疗比喻为“狭窄的地狱隧道”:“穿过隧道、到达彼端时,就是蜕变过的自己;心灵经过抚慰、解析,又觉得舒畅。”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穿过这个狭窄、地狱般的隧道。

第5页:

他与往日已渐疏远,不再一意孤行地以新方式掌握新事物。

正文第6页:与前言第三页像一首诗

世界变美了,我孤独,但不为寂寞所苦。我别无所求,我乐于让阳光将我完全晒熟;我渴望成熟。我迎接死亡,乐于重生。

0
《堤契诺之歌》的全部笔记 6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