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 8.6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我只有两只脚
如果哈利计算过直觉误导他的次数,这个数字会让他放弃把直觉当作行事方法和指引。
但他并未计算过误导次数,反倒计算过直觉告诉他一些他不知道自己已然知道之事的次数。
而现在他的直觉告诉他,凶手正在前来荷伐斯小屋的路上。

“如果你怀念香港的星空,可以看看外面。”卡雅说。
“我不记得任何星空。”哈利说,点燃香烟。
“难道香港没有任何东西让你怀念吗?”
“李元餐馆的冬粉,”哈利说,“每天都怀念。”
“你爱上我了吗?”卡雅说这句话时只降低了一点点音量,她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哈利,同
时用橡皮筋绑起头发。
哈利检查他的感觉:“现在没有。”
卡雅发出笑声,脸上露出惊讶表情:“现在没有?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我们在这里,那部分的我就是关闭的。”
卡雅摇了摇头:“你是受损品,霍勒。”
“关于这点,”哈利歪嘴一笑,“还有待商榷。”
“那等这项任务结束以后呢,再过……”她看了看表,“十小时?”“那我就会再度爱上
你,”哈利说,将手放在她置于桌上的手上,“或是在这之前。”
卡雅看着他们两人的手,看见哈利的手比她的大很多,她的手则比哈利的细致很多。哈利
的手比较苍白,骨节也比较大,手背布满粗大扭曲的静脉。
“所以你可能在这项任务结束之前爱上我喽?”她将手放在哈利的手上。
“我是说这项任务可能提早结束……”
卡雅抽回她的手。
哈利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我只是说……”
“你听!”
哈利屏住呼吸,侧耳凝听,但什么也没听见。
“那是什么?”
“听起来像是车子的声音,”卡雅说,向外看去,“你认为是什么?”
“我觉得不太可能,”哈利说,“这里距离冬季开放的马路超过十公里远。会不会是直升
机?或雪地摩托?”
“或是我的想象力反应过度了?”卡雅叹了口气,“那个声音不见了。再仔细想想,说不定
它根本没有存在过。抱歉,人在害怕的时候会变得有点儿过度敏感……”
“不对,”哈利说,站了起来,“你的害怕和敏感都很正常,说说看你听见什么。”哈利从枪套
里拔出手枪,走到第二扇窗户前。
“都跟你说了,我没听见什么!”
哈利将窗户打开一条缝:“你的听力比我好,替我们两个人仔细听一听。”
他们在寂静之中聆听。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哈利?”
“嘘。”
“回来坐下。”
“他来了,”哈利压低声音说,仿佛是在对自己说话,“他已经来了。”
“哈利,是你过度敏……”
这时外面隐约传来隆隆声响,声音低沉,速度似乎有点儿慢,不是向前冲刺的声音,听起
来仿佛远处的雷声。但哈利知道零下七摄氏度的晴朗天空很少打雷。
他屏住呼吸。
接着他听见另一种轰鸣声,跟隆隆声不同,频率很低,犹如重低音喇叭的声波,这种声波
可以振动空气,连腹部都感觉得到。哈利以前只听过一次这种声音,但他知道这种声音他一辈
子都忘不了。
“雪崩!”哈利朝尤西的卧室大吼,那间卧室正好面对山边,“雪崩!”
卧室门打开,尤西出现在门口,十分清醒。他们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震动。这是个大雪崩。
无论小屋有没有地下室,哈利知道他们都没办法来得及躲进去,因为尤西背后的窗户已被雪
崩压境所带来的强烈气流给吹破,碎片四射。
“抓住我的手!”哈利大吼,盖过轰鸣声,伸出双手,一只手伸向卡雅,另一只手伸向尤西。
他看见他们朝他奔来,这时空气被吸出屋外,仿佛雪崩先吹了口气,紧接着又吸了口气。哈利
感觉尤西的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并等待卡雅的手。就在此时,雪墙盖上小屋。

“现在该怎么办?”卡雅用细弱疲惫的声音说。
“我们必须出去。”哈利说,找到卡雅的手,紧紧握住。
“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他们来发现我们吗?”
“不行。”哈利说。
“那根火柴。”她说。
哈利并未回答。
“它立刻就熄了,”卡雅说,“这里也没有空气,整栋小屋都被埋在雪底下了。这就是为什么
你没试着救活他,这里的空气不够我们两个人用。哈利……”
哈利站了起来,试着钻进烟囱,但烟囱太窄,他的肩膀卡住了。他再度蹲下,折断滑雪杖
的两头,让它变成一根中空的金属管,将它伸进烟囱;他再次站了起来,这次将手臂高举过头。
如此一来,烟囱正好容纳得下他的身体。这时他的幽闭恐惧症发作,却又随即消失,仿佛身体
判断这种非理性的恐惧症现在是他无力负担的奢侈品。他将背部抵在烟囱一侧,利用双脚往
上移动。他大腿肌肉发疼,喘息不已,晕眩感再度出现。但他继续往上爬,一脚上抬,往下踩
去,另一脚上抬……他爬得越高,感觉越热,知道这表示上升的热空气无法逸出。他知道如果
雪崩压落时火炉里燃着火,那他们早已死于二氧化碳中毒。这可以称为不幸中之大幸,只不过
这里的不幸指的并非雪崩,他们听见的那个隆隆声……
金属管碰到了上方某样东西。他费劲地往上攀爬,用空着的那只手摸索。那是个铁护栅,
置于烟囱顶端,防止松鼠和其他动物跑进来。他用手指在护栅边缘摸索,护栅是嵌在水泥里
的。操!
卡雅的细弱声音传来:“我头晕,哈利。”
“深呼吸。”
他将金属管插进细网栅中。
另一头没有雪!
他几乎没感觉到大腿产生的乳酸正如火般燃烧。他兴奋不已,将金属管再往上伸,不料却
大感失望,因为金属管碰到了某个坚硬的东西,那是烟囱帽。他应该记得小屋的烟囱顶端设有
这种迷人的黑色金属帽才对,保护烟囱不受冰雪和雨水侵扰。他用金属管四处摸索,找到一个
角度,将金属管从烟囱帽边缘探出,感觉到紧紧压缩的冰雪,比小屋里的雪还来得紧实。但这
也可能是因为雪被推进了中空的金属管内。哈利将金属管一厘米一厘米地推进雪中,祈求他
能突然感觉阻力减少,这表示他突破了冰雪地狱,可以将雪吹出金属管,吸入赋予生命力的新
鲜空气。然后他就可以把卡雅推上来,吸食一剂对抗死亡的药剂。但突破并没有发生。他将金
属管推出烟囱帽,什么事也没有。他继续尝试,对着金属管尽量用力吸,嘴里却只吸到冰冷的
干雪,金属管依然是堵住的。他无法再承受身侧的压力,落了下来。他大声叫喊,伸直手臂和
双脚,感觉双手皮肤被刮破,但继续往下滑落,双脚撞到底下的人。
“你还好吧?”哈利问道,再度爬进烟囱。
“还好,”卡雅说,深深呻吟了一声,“你呢?坏消息吗?”
“对。”哈利说,爬到卡雅身边。
“什么?你现在还是没爱上我?”
哈利咯咯一笑,将她抱过来:“噢,现在我爱上你了。”
他感觉她的面颊滑下热泪,听见她低声说:“那我们要结婚喽?”
“对,我们结婚。”哈利说,察觉到现在说话的是他脑子里的毒素。
卡雅大笑:“至死不渝。”
0
《猎豹》的全部笔记 7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