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爱之地:入以色列记 9.3分
读书笔记 Day 3 寂静
Erica

“到底是犹太文化吸引你,还是社会主义吸引你?”他尖锐地问我。

“思维。”我谨慎地说,“犹太人思考问题的方法是二元的,但是中国思维总是强调只有一个答案。”

比如说呢?

我讲了“孔融让梨”的故事,“中国人用这个故事告诉孩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吧大梨让给年长者,这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唯一答案,一个道德性的结论。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被传授了这个道理。

雅各露出了了解的表情,蛋挞的额肉在眉心对极了起来。”你知道我们会怎样讲这个故事吗?我们会说,父亲把一块蛋糕拿到他所有的孩子面前,然后把餐刀交给最小的孩子:现在由你来分这块蛋糕,但是......"

"但是分完之后你只能拿走尺寸最小的一块。“

雅各呵呵笑出声来:”你知道的,正是。“

雅各的发散思维有点道理,不过这两件事好像不挨着。中国人没能培养出科学的分配正义理念与中西饮食习惯不同有关。如果孔融他爸爸对孔融说,我这里有六个梨,你把它们分成五份给你们兄弟五个,你只能拿最小的一份,孔融的回答一定是:好的爸爸,我去拿榨汁机。

“我总会被问起犹太只会是什么,”雅各说,“它们觉得这个问题是可以回答的。然后我就得跟人解释,希伯来语里的‘真’必然包含一正、一反、一中,没有一面倒的真,什么东西就一定是好的,什么东西就一定是坏的。”

“其实相信犹太智慧是可以用几句话来解释的,不正是对这种思路的违背吗?”

雅各耸耸肩,不置可否:“我给他们将几个故事来说明犹太人拥有怎样一种脑子。”

“比如说,有两个人吵了起来,来找拉比告状:一个人说,我卖给他东西,他怎么怎么挑剔,这犹太人太刁了,等等。拉比说:嗯,你说得有道理。过了一会儿,买家来了,跟拉比说,这个卖主奸诈,他想骗我,等等。拉比说:嗯,你说得有道理。

”听到这些话的人就对拉比说:你这可不对,你怎么能同事说他俩都正确呢?这明显胡扯嘛。

”拉比认真地说:嗯,你也有道理。“

”我明白,“我说,”这样的故事我们中国也有,在两个争执不下的情况下,重要的是保持两个人和气,而不是说出你所知道的正确答案。”

“不完全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相信有正确答案,就像拉比那样。”雅各说,“为什么要有上帝呢?我认为,就是为了好让我们相信,正确与否的裁判权掌握在上帝手里。“

”但是你坚信社会主义是不好的。“我说。

”上帝hi不说话的,会说话的是经验。“雅各微微一笑,”你前边提军队来着,7月我正好要去给军队讲课了,想不想知道我要讲点什么?“

0
《自由与爱之地:入以色列记》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