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蚀 9.0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精神领域晦暗的事物,尤其那些被视为疾病的骇异方面,一旦成为人的亲历,便具有了命运的色彩。这种情形落在诗人身上,往往被视为天使降黜那样的神秘事件,其诗歌生命也成为吾人阅读经验中超乎文字和版牍冥暗之物。

在策兰之前,言及黑暗,大概只有神学家雅各布伯默曾经触及其中要害:“切莫以为,黑暗的生命会沉入痛苦,似乎它是伤悲的就将被遗忘。伤悲并不存在,只是依此一征象伴随我们在大地上的所谓伤悲,在黑暗中依黑暗者的本质却是力量和欢乐。因为伤悲是整个湮没于死亡的东西;而死亡和垂死正是黑暗之物的生命……”伯默这段话非常睿智地道出了伤悲的本质及其对立面:纯粹的伤悲是不存在的,它只是在黑暗者身上成为依托;没有作为生命本质的最高欢乐在大地上召唤,就不会有伤悲来纠缠我们。何为伤悲?

每一个没有黎明的白日,每一个白日就是它的黎明,万物在场,空无标记。再也没有你的名字和容貌。

越过人头:奋力擎起,这标记,如大梦燃烧,在它命名的方位。

跟着我们:多少,读歪了的词语,多少旁观的看客。

不要完全熄灭,就像他人曾经这么做。

空寂的中间:空寂的中间,我们曾经帮助它歌唱,当它向高处耸立,明亮,当它放过每一块麦饼,有酵的和无酵的,红得四周变暗了,因他人,因疑问,跟在你后面,长久以来。

荒凉:荒凉,织进了我们四周的白昼。独往独来,一次,又一次,呼啸着,从那些传令塔上掠过,一只巨大白鸟的右翅飞了进来。

穿越,能有几回。而且,出乎一切期待和传说,一个声部,半明半暗,人的一生,就为瞬间的永恒而固定下来。

你与旋转的:从所有这些,死不反悔,永不屈服的游戏。此诗之得来几乎是两厢情愿,它那边和我这边。

夜之断章:言语之间,我摸到了自己皮下的光明老茧——我就在你深处,战斗的忧伤。

声音的裂罅里睡着嘴的深渊。

暗蚀了那钥匙的权力,獠牙统治者,从白垩的痕迹而来,对抗人世的分秒。

诗是正义者的家园。

我想到了我们俩、我们仨的那种深厚——想到了泪水,一点也不黏糊,却把我们凝聚在一起——为了什么样的欢乐?

其实,说伤悲是诗人这些诗作的特点,太浅了。古老的伤悲,乃是诗人接受诗人天命的最高礼仪。否则,诗人可以写那种轻松的诗啊,黑暗与他有什么关系?

你投下:你投下题了字的锚石?这里什么也留不住我,生者之夜不能,狂者之夜不能,机敏者之夜不能,来吧,和我一起滚动这门石,立到不可征服的账幕前。

跟着我们:跟着我们这些颠沛流离,但照样云游的人:惟一未受伤害,不能褫夺的,是暴动的忧伤。

底掏空了:底掏空了,被奔涌的痛苦冲刷,灵魂苦涩,在一派词语的奴性中,兀然屹立,自由。那震撼,它们又一次来我们这里报到。

因为羞耻:因为羞耻,因为绝望,因为自我厌恶,以致于你适应了,语声远远,走来那非人世者,踉跄一跌,回到自己。在这泥土般四处躺卧者身旁,在榆树的根茎间挖成一座新的蜗居,没有梦,一次,永远。

或者是它来了,那枝土耳其丁香大摇大摆,一路打探来,不独是花香。

傻子铃铛,智者铃铛。

别把你写进:别把你写进世界之间,站起来对抗五光十色的含义,相信泪痕并学会生活。

策兰致妻子:吉赛尔,我的光,我的生命。

椴树叶的眩晕无力,那向上翻卷之物,铮铮作响的诗篇。

0
《暗蚀》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