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法则 8.5分
读书笔记 第206页
肉 肉
我们一边打牌,一边谈起克拉克·盖博和克劳德特·科尔伯特,谈起骗子和美国佬,我们不停地笑。我打方块赢了一个满贯,编采纳华茜的忠告,俯过身去吻了他的嘴巴,可他正要开口说什么,结果我们的牙齿打了架。等我坐下来,他又想伸手来搂住我的肩膀,结果差一点儿摔下椅子。
我们俩坐下来,笑了。我们笑,是因为不知为何我们突然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自那次去狩猎俱乐部游玩后,我们之间便悬浮着一种小小的不确定性,这是神秘的化学作用,有一点儿闪躲,有一点儿摇曳,直到现在。也许这是因为我们觉得和对方在一起是如此轻松,也许这和一个事实有关,那就是显然他从小就爱上了华茜·霍顿(只是时运不佳,这段浪漫史没有成真)。不管是哪一种,我们知道我们对彼此的感觉并不急迫,或并不热烈。也并不像是欺骗,这种感觉友好、温和、真诚。
就像玩蜜月桥牌。
我们正投入其中的这种浪漫玩法并不是真正的游戏——只是游戏的修订版。这个版本只适合两个朋友玩,他们可以满怀乐趣地联系,消磨时间,一边在站台上等着属于自己的那趟车到来。
0
《上流法则》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