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8.4分
读书笔记 大福未享
黑阿霾

(玩了个通假梗……)

苏州罗姓者,年二十余,元旦梦其亡祖谓曰:“汝于十月某日将死,万不能免,可速理后事。”醒后语其家人,群惊怖焉。至期,众家人环而视之,罗无他恙,至暮如故。家人以为梦不足信。二更后,罗溲于墙,久而不返。家人急往视,衣离其身矣。取灯照之,裸死于墙东,去衣服十余步;心口尚温,不敢遽殓。

次夜苏,告家人曰:“冤业耳。我奸妻婢小春,有胎不认,致妻拷掠而亡。渠诉冥司,亲来拘我。适我至墙,渠以手剥我衣,如我曩时淫彼之状。我昏迷不省,遂同至阴司城隍衙门。正欲讯鞫,适渠亦以前生别事发觉,为山西城隍所拘。阴官不肯久系狱囚,故仍令还阳。恐终不免也。”罗父问曰:“尔亦问阳间事乎?”曰:“我自知死不可逭,恐老父无养,故问管我之隶:『吾父异日何如?』隶笑曰:『念汝孝心,尔父大福未享。』”家人闻之,皆为老翁喜,翁亦窃自负。

未逾月,罗父竟以臌胀亡,腹大如匏,始知“大福”者,大腹之应。其子又隔三年乃死。

0
《子不语》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