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回忆录(全2册) 9.2分
读书笔记 希腊罗马神话(二)
Enchanted

那耳客索斯是人的自我,在时间的泉水里发现了映影,这映影,便是艺术,是超自我的自我。艺术不能完成真实,不能实际占有,只可保持距离,两相观照;你要沾惹它,它便消失了,你静着不动,它又显现。

我觉得艺术,哲学,宗教,都是人类的自恋,都在适当保持距离时,才有美的可能,真的可能,善的可能。

那耳客索斯的神话,象征艺术与人生的距离。现实主义取消距离,水即乱。这是人生与艺术的宿命。艺术家只要能把握距离到正好,就成功了不分主义。

早古人类的疑问,是自问自答,因无人问答,故神话以人类自问自答的方式流传,人格化。此即神话之前的文学雏形。再早,是口传,好则留,坏则不留。到现代,近世,传播出版发达,却相反,坏的容易传播,好的不易流传。

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之所以艺术有世界性,是人有本质的同一性,甚至影响到动物,如人与狗的关系,此中即人性。此也是艺术所以能发生感动。

人类文化糊里糊涂传下来,不是有板有眼的,而是无板无眼的。人是最弱的生物,竟然在地球上为王。人是地球的败类。人不进化的。千万年前的动物和今天一样,为什么不进化?

人类弱,又不安分。要了解人,又不让人了解自己。不稳定,不正常。动物性是稳定的,正常的。最早的文学,即记录人类的骚乱,不安,始出个人的文学。所有伟大的文艺,记录的都不是幸福,而是不安与骚乱。

人说难得糊涂。我以为人类一直糊涂。希腊神话是一笔美丽得发昏的糊涂账。因为糊涂,因为发昏,才如此美丽。

0
《文学回忆录(全2册)》的全部笔记 479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