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静默如谜 8.6分
读书笔记 诗人与世界(摘抄)
让弗朗索瓦张
当代诗人对任何事物皆是怀疑论者,甚至——或者该说尤其——对自己。他们公然坦承走上写诗一途情非得已,仿佛对自己的身份有几分羞愧。.
数年前,我有幸会见布罗茨基本人。我发现在我认识的诗人当中,他是唯一乐于以诗人自居的。他 说出那两个字,不但毫不勉强,相反地,还带有几分分反叛性的自由,我想那是因为他忆起了年轻是所经历过的不人道的羞辱。
在人性尊严未如此轻易收到蹂躏的较为幸运的国家,诗人当然渴望被出版,被阅读,被了解,但他们绝少使自己超越一般民众和单调日常生活的水平。而就在不久前,本世纪的前几十年,诗人还竭尽心力以其奢华的衣着和怪异的行径让我们震惊不已,但这一切只是为了对外炫耀。诗人总有关起门来,脱下斗篷、廉价饰品以及其他诗的装备,去面对——安静有耐心地守候他们的自我——那白晰依旧的纸张的时候,因为到头来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被问及何谓灵感或是否真有灵感的时候,当代诗人总会含糊其辞。这并非他们未曾感受过此以内在激力之喜悦,而是你很难向别人解说某件你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情。
诗人——真正的诗人——也必须不断地说“我不知道”。每一首诗都可视为响应这句话所做的努力,但是他在纸页上菜刚写下最后一个句点,便开始犹豫,开始体悟到眼前这个答复是绝对不完满而可被摒弃的纯代用品。于是诗人继续尝试,他们这份对自我的不满所发展出来的一连串的成果,迟早会被文学史家用巨大的纸夹夹放在一起,命名为他们的“作品全集。”
0
《万物静默如谜》的全部笔记 92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