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 8.9分
读书笔记 天使的颜色
David Bowie

南音将母亲轻轻抱在怀里,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话来宽慰自己的母亲。父亲的痛苦就像钝刀子拉肉,令身边的亲人也饱受折磨。而日日陪伴在父亲病床前的母亲对于这样的折磨无处躲闪,她只能以这样的回避让自己稍微眼不见为净。

0
《直立行走》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