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 7.6分
读书笔记 后半本
Ucigas

使人噤声的方式本身,就常常以鸦雀无声的方式进行着。

整个社会的裸体不适感,是由表面上看起来对此不感兴趣的“非愧淫狂”和举止得体的“非暴露狂”共同努力表达出来的。

通过共同的不看和不做,或者不听和不说,我们建立起了一道“双层墙体”的沉默。 (“沉默的双墙”,以色列心理学家,丹·巴昂,用以描述纳粹战犯及其后代,对二战时期大屠杀的避而不谈,彼此保持沉默的默契)

我们看不见我们不想看见的东西,我们也看不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这种“超否认”预设了自欺的一种特殊形式。奥威尔称之为“双重思考”,或是“有意识地促使无意识,然后…使自己对自己刚实施催眠的行为失去意识”的一种能力。

真理最坏的敌人…就是大多数。

沉默保持的时间越长、参与者越多,迫使我们加入合谋的压力也就越大。然而与之形成悖论的是,如此一来,这场沉默合谋被终结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0
《房间里的大象》的全部笔记 19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