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自我寻求 9.3分
读书笔记 创造性的良心
saintdump

此章非常重要,几乎可以全章摘抄,尤其是涉及宗教与道德的部分,可能是罗洛梅全书最成功的发挥,本章的目的是要讲如何才能“成熟地、创造性地选择与确定这些价值观”,对应第二章混乱中的第一点。

首先,你我的价值观——以及我们在确定它们这方面所遇到的困难,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所生活的时代
(在过渡时代),活力与传统发生了分离,并倾向于变成弥散的难以对付的东西

——这真是整个20世纪到21世纪以来的时代面貌,“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梅说的摇摆于权威主义(极权、商业、科学迷信)与无方向的活力(迷惘的一代)

举了亚当与普罗米修斯的神话,对其进行了心理学分析,分别对应人的自我意识(智慧果)(与此同时,伊甸园象征婴儿的依赖与蒙昧状态)和智力创造性(盗火)(黄金时代象征被造物的驯顺),耶和华和宙斯的强力人格神都象征了父权/母权,也就是俄瑞斯忒斯和俄狄浦斯要打破的,这些虽然不算原创,但分析十分到位。

即他(亚当)是“尘土的”(按:上帝的惩罚)……他意识到,将来某个时刻他会死去;他意识到了他自己的有限性。
黑格尔在谈到这个神话时,说人的这种“堕落”是一种“向上的堕落”。
从心理学上看,在创造性个体自身内部,也存在着对于前进的恐惧。

——对上述宗教的心理学象征图解。

人类道德的本质——一个人对其与其他人之间的独特关系的敏感意识,并以某种程度的自由和个人责任感建立一种创造性的关系。

——罗洛梅几乎是非常油滑地把道德本质作为一种创造性关系,并以此与他强调的自由、责任感、建设性等核心概念勾连。

基督的错误在于“取代了严格的古代律法”,将“以自由的心灵为自己决定善恶”的负担加到了人的身上,而“这种自由选择的可怕负担”是人们难以承受的。

——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大法官”的概括,实质就是指出了宗教是人对自我的让渡和寄托,这是一种奴役化的理解。

詹姆斯穆勒(老穆勒)认为宗教是“道德的敌人”……宗教“从根本上败坏了道德的标准,使它成了对某一个人的意志的服从”

——这个反思不妥,因为上帝(至少新约上帝)不是“某一个人”,是至高的存在本身。罗洛梅最后总结说,宗教权威的主题都暗含了人类儿童时期对抗父母的体验:

每个人都具有的朝向扩展的自我意识、成熟、自由与责任的需要,与其一直做一个孩子并依附于父母或者父母的替代物之间的冲突。

——父母的替代物,就包括宗教这样的组织社会的权威,到20世纪,还有奇怪的极权或是所谓主流观念

它是否为他提供一种意义的基础,从而确定他的尊严与价值,为他勇敢地接受自己的局限性与正常的焦虑提供一个基础,但同时帮助他发展他的力量、他的责任感以及他爱同伴的能力?

——评判宗教是否会催生病态依赖(寄生性)

像斯宾诺莎所说,幸福不是放弃美德的报偿,它就是美德本身。

——斯宾诺莎的伦理观被反复提及。

依附往往产生于对“上帝将会照顾你”的庸俗化理解,但时代已经变了。

对宗教的神经性使用都具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都是个体得以避免它不得不面对的孤独和焦虑的手段。用奥登的话说,上帝已经成了“宇宙爸爸”。
(保罗蒂利希)提出,除非个人能够在其完全和完整的现实中面对绝望和焦虑,否则绝望和焦虑将永远都不能被克服。

举了弗洛伊德的例子,类比耶稣的孤独跋涉

耶稣全力对付之诱惑的真正含义不在于对于面包与权力的欲望中,而正如故事中魔鬼所说,在于让自己从山顶上跳下去以证明上帝在保护他的诱惑中。

——这可以说是神学分析了。

宗教是建设性的,因为它强化了个人的尊严感和价值感,帮助他树立了他能够确定生活价值的信心,并帮助他使用和发展他自己的道德意识、自由和个人责任心。

——回应了前述宗教是否会催生病态依赖,这里罗洛梅强调了宗教的积极意义,但稍有些泛化。

on创造性地利用历史

——这段掷地有声,“至深者呼唤至深者”。

一个人越能深刻地面对和体验历史传统中所积累起来的财富,那他同时就越能独特地认识自己、成为自己。

——表面悖论。

确定上帝的存在与否认其存在同样都是无神论的。上帝是存在本身,而不是一种存在(者)。

——by 保罗蒂利希

宗教是个体视为其终极关注(终极关怀)的东西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宗教可以被理解为是人与自己的存在相联系的一种方式。

——宗教关乎人对自己存在的超越性理解。

on 惊奇
他重新发现了自己感受惊奇的能力。
从本质上说,它是一种“开放的”态度——是这样一种意识,即生活比我们已经了解的还要更多,生活中还有更多新展现的体验需要我们来探索,还有许多新的深奥事物需要我们去探测。……惊奇是人们所坚持的生活中具有终极意义和价值的东西的一种技能(此处翻译不通)……因为它从本质上说是对生活的一种扩展……歌德说“人所能企及的最高峰是惊奇”
惊奇还会伴随着谦卑而来……这些人能够接受“赐予”他的东西,就像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努力给予他人东西一样。在这一点上,这个历史上的术语恩典(grace)有着丰富的意义。……恩典是有种“赐予”的东西,是一种显露出来的新的和谐;而且它总能“使心灵感到惊奇”……“上帝的恩典就是改变的能力”

——对惊奇的看法与庞思奋在《哲学之树》中的异曲同工,都是从人的类宗教体验/生存体验出发,感受到something bigger/more,从而感受到这种被赐予的感觉。

良心是人发掘自己更深层面上的洞见、道德敏感性以及道德意识的能力,在这个更深的层面上,传统与即时体验不是相互对立而是相互关联的。……弗洛姆说良心是“人的自我回想”……因为个体可以在某一个层面上参与到传统之中,on which,传统会帮助他找到他自己最有意义的体验。

——此处的良心被视为一种积极的入世能力。

现代人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确定与信奉任何价值观的能力。
在实际生活中,真正的价值观是我们所体验到的与我们活动的现实密切相关的东西。
道德判断与道德决定必须根植于个体自己的评价能力之中,口头表达没用。

——价值观来自于真实体验,而非灌输,评判能力是先决条件。

任何在自我意识中所选择作出的行动,都是对自我的一种考验……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跳跃”(leap)

——leap就是说,认识到现有的不足,想要往前跨越的动机。

外在行动(按:规诫)与内在动机(按:自律)相一致之人的完整性,所指的就是耶稣登山宝训论福所讲福音中的“心地纯洁”这句话。

——比如汝不可杀人,应与内在的爱邻人,去贪欲等相协调,这才是纯洁。

克尔凯郭尔写道,“在苏格拉底看来,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中心,而且整个世界也都集中在他身上,因为他的自知是对上帝的一种认知。”这并不是道德的美好生活的全部内涵,但是显然如果不以此为开端,那我们将一事无成。

——这里说的是自我意识是判断的来源,也是我们形成价值观的起点。

0
《人的自我寻求》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