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 8.1分
读书笔记 1
摩西.

但凡是人,几乎就不可能没有亲密关系的烦恼,亲密关系并不仅限于男女的爱情关系,只要两个人亲密到一定程度,向对方敞开到一定程度,室友、同学、同事、朋友、家人等,都可以算是亲密关系的一种。当然,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是能量最大、张力最强的,因此冲突也最大,也最让人心碎。 亲密关系分为绚丽、幻灭、内省和启示。很多人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当初在绚丽期爱得死去活来的两个人,在幻灭期可以形同陌路或仇人。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说就是,我们通常会把自己从小到大得不到的、未满足的需求,全部投射在那个爱我们、让我们觉得特殊的人身上,觉得有了他(她),这些需求都会得到满足了。 当然,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满足你所有需求,填补你从小以来的匮乏。然而爱情是如此的盲目,我们的头脑也是会愚弄我们的,在恋爱初期我们欣赏彼此,以为这种亲密关系能够让我们都变得特殊得到重视,我们以为对方拥有我们幸福快乐的钥匙,但是他们竟然胆敢不给我们 而很多佳偶在幻灭期就阵亡了,他们未能进入内省阶段,看到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是如何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所有的冲突都是自己内心需要的映射而要对方为自己负责。他们未能把亲密关系看成是修行的道场,而在其中成长、学习。 这实在太可惜了。错过了这样成长的机会,下一次的关系可能会再次发生同样的情形 从人性上来说,我们倾向于保护自我最脆弱的部分,然而这也是造成关系冲突的主要原因。

“通往地狱之路,是用期望铺成的。” 伴侣会让我发觉到痛苦的存在。其实痛苦存在我心中已经很久了,只不过我不愿去感受。有一点很重要,必须注意:在分享过一段特别亲密的时光之后,情侣们往往最容易吵架。 当两人觉得特别亲近,一切都特别美好,幽默感和温柔也比平时要多的时候,好像这些亲密时刻经历到的爱,让我们有力量去不自觉地唤醒过去的伤痛,好让它们现在得到当时无法得到的爱的关注。 1.最初你被某人吸引,通常是由于情绪上的需求。 2.这些需求大都源自孩提时代未被满足的需要。幼儿的两大主要需求是归属感和确认自己的重要性。 3.幼时的需求便是构筑梦中情人蓝图的骨架。你相信这个梦中情人会满足你所有的需求,尤其是想当特别的人的需求。 4.你会以梦中情人所拥有的特质作为寻觅伴侣的准则。在潜意识中,你把准情人和梦中情人相比,选出和梦中情人最相似的作为你追求的目标。 5.接着你便借由明说或暗示的期望与要求,着手将选中的人改造成你的理想情人。你相信只要伴侣能变得和你的梦中情人一样,你就能得到渴望许久的爱。你不断地向情人提出要求,心想如果他/她“真的爱我”,就一定会顺从。 6.你终究会发现,需求并不能完全得到满足,因而感到失望,甚至愤恨。如果你感到愤恨,这就代表绚烂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你进入了亲密关系的第二阶段——幻灭。 7.想要安全度过幻灭阶段,你就要学习放手和接受。如果你能不把自己的需求强加在伴侣身上,你就能在自己内心找到你真正需要的事物。摆脱了需求的束缚,你就能感受到纯粹的爱。

“当人们开始争吵时,地狱便敞开欢迎之门。” 愤怒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情绪

1.我想要什么? 2.有没有什么误会要先澄清的? 3.我所表达的情绪,有哪些是绝对真实的? 4.我或我伴侣的情绪,是不是似曾相识? 5.这种情绪是怎么来的? 6.我该怎么回应这种情绪? 7.情绪背后有哪些感觉? 8.我能不能用爱来回应这种感觉?

珍·尼尔森指出四种主要的偏差行为,这些从孩子的时期就有了 引起注意(看看我!看看我!) 权力斗争(我不想做,你不能逼我!) 报复心理(你伤害了我多少我也要伤害你多少。) 自我放弃(努力有什么用呢?反正我一点也不重要。)

每次亲密关系发生了危机,我们都会自然而然地以为问题是外在的,但我发现所有亲密关系的冲突,其实都代表我自己内心的冲突。 跟你的伴侣沟通,分享情绪的由来,有双重的好处:一是你可以不再把伴侣看作敌人,而让对方跟你站在同一边。既然你的情绪由来已久,这就能证明,早在你认识对方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所以对方自然也不是造成你负面情绪的祸首;二来,跟伴侣分享你的情绪由来,能让你更清楚自己情绪的每个小细节。 当然也有些时候,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不愿去追寻真理,而情愿筑起心墙来确保自己的安全,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就牺牲了我所爱的人,把他们当作敌人来看待,离他们远远的,或者无情地攻击他们。 如此一来我就无法得到和谐满意的结果,而是变得越来越自我、孤立。 如果不能用和谐的方式来解决权力斗争,你就可能让自己的人际关系经历第三种偏差行为,也就是“报复”。 报复的倾向,在权力斗争刚开始的时候就会出现。你会刻意伤害对方,从而减轻自己的痛苦。在报复的时候,你会得到一种冷冰冰的快感。其中一个原因是,要超脱自己的痛苦需要很大的努力,但借着报复来转移注意力却很简单。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痛苦,心里就会舒服一点。这样有什么不好吗?问题是,伤害亲近的人,会在你的痛苦之上,又添加一层罪恶感,如此雪上加霜

总有一天,我们会选择一个亲近的对象,这个人可能是密友、情人或伙伴;我们希望这样就能让存在已久的需求得到满足。我们会故技重演,采用小时候做出的偏差行为。随着年龄增长,偏差行为会变得复杂,但结果却是不变的:我们的需求还是没有得到满足,而曾经感受到的不被爱的伤痛又开始浮现。这样的互动,往往会让双方都产生错误的观感——两个人都认为对方的行为造成了自己的不快。 当旧痛浮现,我们又会像从前一样,想把伴侣拒于千里之外。 只有不快乐的、受了伤的人才会攻击别人。

没有人会满足我们的需求,没有人会让我们快乐,也没有人该为我们所受的伤负责。在外四处寻找之后,我们终于了解到,我们所有生活经验的因和果只可能存在于一个地方——我们的心中。 内省是检视自己内在所有想法和感觉的过程,其终极目标是让你能和自己内在的事物和平相处,并且用爱来面对它们。 牺牲也是一样。你虽然在付出,却丝毫不感到快乐,也缺乏热情。 如果你为了伴侣牺牲,那么你就会把对方看成是利用你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尽他们应尽的力量。你牺牲到什么程度,对方就会放纵到什么程度 只要有牺牲者,就有放纵者,反之亦然。如果你扮演的是牺牲者,那么除非你停止牺牲,否则是没有办法改变你的伴侣的。 虽然弥补伴侣的放纵不是你的职责,但对方的放纵行为确实是你的责任。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有能力对伴侣的行为做出响应,而不是采取牺牲的方式。 人们常会忘记,亲密关系中双方都要为发生的事百分之百地负责。亲密关系中常常发生的情形是,一方已经尽了一切的努力,弄得自己身心俱疲,但另外一方却袖手旁观。 如果扮演牺牲者,你就会吸引别人来扮演放纵者。 看看钟摆模型,你就可以推论,你离中心愈远,牺牲或放纵的程度就愈严重。既然牺牲与放纵具有共生的关系,如果你去除其一,另外一个也无法继续存在。我发现,不管我往哪一边摆动,都可以借助来自中心的力量来帮助我。位于中心的,就是我的灵魂——也就是我的本质的力量,它能够提供我所需要的支持。既然我的灵魂不会批判或处罚我,我就可以信赖它,让它用健康的方式带我走出牺牲或放纵的模式。

.所有的怀疑都是对自己的怀疑。 换句话说,如果你这样说:“我无法相信伴侣的爱,我想他/她早晚会伤害到我。”那么其实你真正表达的意思是你不能相信自己。你所谓对伴侣的“信任”,其实是一种期望——你希望对方的行为不会对你造成威胁,或使你的旧伤复发。事实上,你是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处理伤痛或爱你自己的。 ①你想离开伴侣,去寻找新欢,或开始幻想拥有一个“更好”的伴侣。 ②你觉得自己无法在亲密关系中有所进展,因为你怀疑自己或怀疑伴侣不想改变。(所有的怀疑都是对自己的怀疑) ③你认为自己和伴侣之间的未来会有愈来愈多的阻碍,而你觉得自己将无法承受更多的困难。(自我放逐) ④你发现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总是失败,并开始认为你的生活就只能这样了,所以何不干脆放弃?(死亡的诱惑)

你是否觉得,目前的这段亲密关系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你们根本不是真的爱对方,而且你们会在一起,都是由于一些错误的原因。所以你应该放弃,因为这段亲密关系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并且另觅新欢,找个真正爱你的人。你会有以上的想法,都是因为怀疑心理这只幕后的黑手在鼓动你。 你也许会问:“有没有可能,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离开呢?你要怎样才能知道你是在听从自己的心,还是在听从怀疑的声音呢?”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就是,听仔细一点。这个声音是以爱还是以恐惧为出发点? 你的心会明辨是非,并指引你去了解真正的自己。而怀疑的心理则根本不会在意你到底做出什么选择(因为不管你怎么选,它都会告诉你,你的选择是错的)。只要你的动机是恐惧就行了。

0
《亲密关系》的全部笔记 18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