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论 9.0分
读书笔记 导言-两种自由的概念
是个傻子

我所说的自由是行动的机会,而不是行动本身。如果,我虽然享有通过敞开的门的权利,我却并不走这些门,而是留在原地什么也不做,我的自由并不因此更少。自由是行动的机会,而不是行动本身。

我试图在两类问题间做出区分,……这两类问题是:我被谁统治?以及我被统治到何种程度?……与他人完全和谐,是与自我认同不相容的,如果我不想在所有方面都以来别人,我仍然必须拥有某个在其中我不被打扰、也可以指望不被人轻易打扰的领地。于是这个问题就出现了:我主宰或必须成为主人的这个领地究竟应该有多大?我的论点是,历史地说,积极自由的观念(回答谁是主人的问题)和消极自由的观念(我在什么领域内是主人)是不同的,当自我观念遭受形而上学的分裂,即一方面成为高级或真实或理想的自我,去统治另一方面的低级、经验或心理学的自我本性时,分裂成作为主人的至高自我和低下的日常自我,分裂成为柯勒律治的大写我是(I AM)及其在时空中较少超验性的那些化身时,这种鸿沟就加大了。

……无节制的自由放任的恶果,允许与鼓励这种恶果的社会与法律制度,导致了对消极自由的残酷违背,导致对包括自由表达与结社权利在内的基本人权(永远是一个消极的观念:一堵抵挡压迫者的高墙)违背,而没有这些权利,可能还会存在公正、友爱甚至某种幸福,但不会存在民主。我也许应该强调……这类制度无力提供任何使有意义的消极自由可以被个人或群体行使的最低条件,而没有这些条件,这种自由对于那些在理论上拥有它的人来说,便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积极自由的观念因滥用——神化权威——而走向其反面的现象是常有发生的,而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熟悉的、最具压制性的现象。

……让我把我迄今为止的立场再概况一下。一个人的消极自由的范围,可以说是一个关于有什么门、有多少门向他敞开,它们敞开的前景是什么,它们开放程度如何等等的函数。这个公式不应被推得太远,因为并不是所有门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因为它们所开放的途径依他们提供的机会而定。

……在自由与行使自由的条件之间做出区分是重要的。……尽管缺少物质保障、健康与知识的自由,在一个缺乏平等、公正、互信的社会里,有可能事实上变得无用,但相反的情况却是灾难性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关于宗教大法官的著名寓言想要表明的正是,家长制虽能为自由提供条件,却压制自由本身。

……如果我们想根据理性来生活,那么我们必须遵守规则或原则,合乎理性的意义在此。当这些规则或原则在具体的场合发生冲突时,合乎理性就是最逊与我们所相信的一般的生活模式抵触最小的行动途径。

……在论自由的两种概念的文章中,我并没有断言个人自由的疆域(这也适用于群体与联合体的自由),在任何意义上,应该指自由要么是不可侵犯的,要么在某种绝对的意义上是充足的。

二十世纪的政治观念:

95页:解剖学之所以高于艺术,乃因其不会产生独立的生活目的,不会提供那些可以作为善恶、真假之独立标准的经验,因此,不会轻易与教条发生冲撞;我们创立这种教条作为唯一的、足以保证我们不受怀疑、绝望与所有精神失调打击的壁垒。

1
《自由论》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