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与20世纪德国 7.8分
读书笔记 国家社会主义攫取权力:革命还是反革命
左开

有意识地把革命的概念局限在突然的社会或政治体制变革现象上,不再将对国家社会主义来说十分典型的对意识形态目标傲慢的过度拔高(因此还有把误导性的千禧年幻想强加于人)视为革命性的,现在人们可能认为这是在吹毛求疵。与此同时,这样一个被挑选出来的术语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法西斯政策的特殊性上转移开来,而这种特殊性在于其真实的寄生性质。胡安·林茨就曾指出,必须将法西斯主义理解为源自有组织的工人运动特别是其共产主义变体的矛盾的“政治舞台的晚产儿”,而且要将其解释为特有的“后革命主义”抗议运动。它从广泛的反布尔什维克和反社会主义的不满中吸取力量,这种不满是其意识形态的温床。这种不满与不一致的各行业的可发动性同时发生,这对正处于飞速工业化进程的社会来说是十分典型的。

在这方面,法西斯运动特别是国家社会主义应当解释为反革命组成或者后革命组成更好一些。因此,不能将法西斯主义理解为处于同一历史层面上的极权主义的共产主义变体,而应将其理解为对其反射性的模仿,弄清楚这一点是必要的。这既适用于它发展形成的政治形式和结构,同样也适用于它与共产主义结构显著不同的操纵性的动员技巧。

在具体情况下,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产生和崛起源自对11月革命的抗议和打击“11月罪犯”的斗争这一点是很明显的。国社党的成功建立在对不断积聚的民族主义和社会不满的发动基础上,而这种不满源于没有得到承认的失败。11月的事件给德国右翼资产阶级力量留下的精神创伤在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紧密领导核心身上尤其明显。希特勒就反复回忆11月的颠覆活动,并再三表示,11月9日永远不能也不可以再出现。

0
《希特勒与20世纪德国》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