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第二卷) 8.1分
读书笔记 第十章 晚唐诗歌
白易小子

时也,命也。初唐,盛唐,中唐,晚唐;一路走来,愈发感叹生逢于时的关要。

初唐时,王朝的苏醒,士人文学之志的萌芽。日益摒弃浮华辞藻,不愿再拘囿于宫廷院落,出走看看世界的愿望,如同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于蓟州城头,陈子昂高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绮错婉媚的词句日渐远去,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阔达,如九月秋风,托着大鹏双翅,扶摇直上九万里。气吞山河的盛唐气魄,化作重重白雾,充盈天地。

战乱迷眼,也刺痛了诗人的自尊。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由盛而衰的痛,如溪水自流,冰凉了每一位世人的体温。有心无力的倦怠,惟能转念与歌女低吟,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繁华散尽,唯剩夕阳残霞。古原登高,于海市蜃楼中缅怀昔日荣光,泪眼枯竭,只余下最后一点遣不去的惆怅。转身离开的瞬间,也只得轻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时也,命也。

0
《中国文学史(第二卷)》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