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撒野

我跑步,只是跑着。原则上是在空白中跑步,也许是为了获得空白而跑步。即便在这样的空白当中,也有片时片刻的思绪潜入。这是理所当然的,人的心灵中不可能存在真正的空白,人类的精神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坐拥真空的程度,即使有,也不是一以贯之的。话虽如此,潜入奔跑着的我精神内部的这些思绪,或说念头,无非空白的从属物。它们不是内容,只是以空白为基轴,渐起渐涨的思绪。

当受到某人无缘无故的非难时,抑或觉得能得到某人的接受却未必如此时,我总是比平日跑得更远一些。跑长于平日的距离,让肉体更多地消耗一些,好像重新认识自己乃是能力有限的软弱人类——从最深处,物理性地认识。

没有赏玩他人的嫌恶的爱好

我的脑子并不好使。我是那种通过有血有肉的身体,通过伸手可触的材料,才能明确认识事物的人。不论做什么,只有将其转换成肉眼可见的形态,我方能领会。说我是知识分子,不如说是一个物质结构的人。诚然,我也有些许理解力,大概有,如果连一丝一毫也无,恐怕怎么也写不出小说来。然而我不是以在脑子里构建理论和逻辑为生的类型,也不是以思辨为燃料向前行进的类型,毋宁说是给予身体现实的负荷,让肌肉发出呻咛,来提升理解的深度,才勉强“心领神会”的类型。毋庸置疑,这样拾阶而上,循序渐进地得出结论,势必花费时间,也需花费精力。若费时过多,待到终于心领神会,恐怕为时已晚,时过境迁。然而这也无可奈何。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0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全部笔记 45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