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女日记 8.7分
读书笔记 汤加里罗
ewigoxx

258-261

快走完火山口底部时,就不时和反方向走来的人擦肩而过。大清早出发的徒步者来到折返点,准备返回登山口。这是上次没有见过的情景。罗伯看到有人远离大部队,从旁边的斜坡往下走,赶紧过去提醒他们不要走那里。因为斜坡上没有明确的路。如果不是导游带领,我也可能会不自觉地偏离登山道,走上一条自以为没问题的道路。

就像我决定辞职做帽子一样。

新西兰旅行结束后一年,我回到了日本,而吉田还没有辞职。他偶尔会跟我提起,说最近工作太忙,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跟公司提辞职这个事,但他并没有放弃梦想,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进入关系公司工作后,我每天都不开心,觉得这工作索然无味。如果没有和吉田交往,或许我会说服自己,工作就是这样,继续忍耐吧。但是,我已经领略过一个从前想象不到的世界,我知道它在未知的未来等着我。如果我不去试一下,我的人生就算虚度过去了。我想要创造新的东西,想挑战自己,想做一些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事,我希望我的人生能实实在在地留下一些什么。

于是,我报名申请就读学习帽子设计的学校,当天就把这个事告诉了吉田。

——你是在逃避吧?

他说得很委婉,但还是刺伤了我。我难以相信,吉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父母听后只是表示他们不会寄生活费给我,但并没有否定我这个人。我以为吉田会劝我,没想到他冷漠地和我划清了界限。

——“其实,我没资格干涉你的事。”

吉田一定以为,我不甘心被调到关系公司,所以找个借口逃避。明明没什么兴趣,也假装自己很想尝试,还特别投入地做着准备。

可我绝对不是逃避。

【省略】

斜坡中冒出的荼色熔岩装饰在各处,罗伯说,这里是红火山口,通常熔岩都是从山顶喷出来的,但红火山口的熔岩从斜坡侧面喷出来,所以入口处有像是洞穴一样的纵长裂缝。熔岩持续喷发了几十年,裂缝上有好几层褶子。

“就像上了年纪后才离婚的夫妻,几十年来积蓄的不满,一点一点全爆发出来。”

永久子小姐说道。

261

在我们准备去登山前,我才得知吉田放弃参加国际志愿者组织了,但不是从他那里听说的。那天,我们本来约好四个人一起吃饭,有我、吉田,还有吉田介绍我认识的朋友和她的男友。但吉田因为工作上临时有事没有来,我和那两个人吃饭时听说了这个消息。

——他通过了初试,但他母亲哭着不让他去,还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最后他只好放弃了。

我都不知道吉田去考试了。他的朋友说,那时我还在新喀里多尼亚,吉田说在他被正式录取之前,先不要告诉我。

——吉田的母亲生病了吗?

——不是,没有生病,但她的身体比较虚弱。

吉田还拜托朋友不要跟我说他被母亲阻止后放弃了的事,所以他们也请我仍然装作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后来和他们说了些什么,不记得吃了什么,满脑子想的都是吉田的事。

热爱自由的吉田,却是最不自由的。

吉田之所以追求自由行,是希望在旅行时获得片刻的自由吧。

我考虑了一整天,决定去见吉田。

——你再去报名考一次国际志愿者吧。

吉田沉默着。他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说出“你知道什么呀”这样的话,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父母并没有孩子想象得那么脆弱。对于没法离开孩子的父母来说,听到孩子说要去发展中国家,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但实际上父母井不会真的被击垮,可能一开始会觉得寂寞,很快也就习惯了,就会不停地给孩子寄去日本的食物。如果你还是担心母亲,我答应你,万一有什么事,我会帮你照料母亲的。

这是我提前打了腹稿的一番话,我还打电话问了自己的父母和亲戚、朋友的母亲,问他们要是遇到这种情形会怎么做。就连几个女性朋友的母亲都表示能理解。

但是,我用心良苦准备的这番话,就像触碰了吉田的禁区。

——请你不要用这种主观死板的方式来理解好吗?我希望你能认识到,你的标准和社会标准有很大差异。我现在已经不再欣赏你这点了。

他冷冰冰地说完,不,是我希望他已经说完了。我不想听到他接下来的那些小气的话:“就像我之前大老远地从日本去新西兰找你,你却偏偏要约在日本料理店见面。”

之后我无论遇到任何人,总是习惯把他和吉田作对比。如今这个时代,连十几岁的小孩子都不会再认真思考“自由是什么”,而我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拼命地做帽子,不出门旅行,也不去登山。我好像受到了什么心理暗示,只要我把无形的思想变成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有形的物品,我就能够找到答案。

每个人都背着或轻或重的包袱。在旁人看来,卸下那包袱就好了嘛,但对当事人而言,那包袱极其重要,无可替代,无从放下。我们只能不停地摸索背着包袱前行的方法。吉田和我,都无法理解对方身上的包袱。

即使我们已经闹僵了,只要能一起去登山…

-

其实到这里,“我”和吉田已经变成了两类人——互换了位置,在当我们不再幼稚的时候。我们交换了彼此肩上的包袱,却不再相互理解。

本要辞职的吉田却一直都没有辞职,也再不会去完成理想了,他选择了对生活对现实妥协,不是好,也不是不好,他在失去,也在得到。

而现在的他,和当初的吉田已经判若两人。虽然柚月在试着理解他,但他却不愿意接受。于是两个人只能渐行渐远——毕竟认同的(观念)都不一样了,就更不会有交流和沟通了。

0
《山女日记》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