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女日记 8.6分
读书笔记 汤加里罗
ewigoxx

收到外派通知,我心花怒放。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森村桂的《最接近天堂的岛屿》,我也想去寻找那些人间天堂。我在濑户内海沿岸的小镇长大,日常生活与海密不可分,我对海太熟悉了,也就失去了探索的欲望。我开始往山中寻找,但我始终还是与海有缘,如今,大海又在呼唤我,简直像做梦一样不可思议,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公司的调动安排。

唯一的问题是吉田。他也喜欢旅行,只要一说起学生时代的独自旅行,他就滔滔不绝,我也听得津津有味,很想一直听他讲下去,听几个小时,几天,都听不厌。我被派驻海外,也就意味着我们面临分手,是有点舍不得,但也没那么悲伤,我还没有到离不开他的地步。

我们只是上过一次床,这次分手也是出于无奈。我穿过一条冷僻的商业街,来到吉田的公寓,告诉他:我要调到海外去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分手吧。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流泪。

吉田默默牵起我的手,带我走到那条冷僻的商业街。这条街上有大半店铺白天都关着门,我们先去文具店,他买下了二十套泛黄的航空信封和信纸套装。然后我们又去邮局,问邮局的工作人员,寄信到新喀里尼亚的邮资是多少钱,对方告诉他是九十日元。于是他买了一百张九十日元的邮票。最后我们去了珠宝店,我有点紧张,照这个趋势,他会不会要买戒指给我?没想到,他只是买了一颗款式古老的祖母绿项链坠。

可我的生日石并不是祖母绿呀。

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些了

他老家到底是哪里的?我边想边收下了他递过来的项链坠。其实我不喜欢绿色,但小时候,每次要参加钢琴比赛时,母亲总会给我买一件绿色的衣服。她说我皮肤黑,适合绿色。吉田送我绿色的项链坠,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吗?他又分了一半航空信封和邮票给我

——不过是九十日元的距离嘛。

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笑了,但把邮票还了回去。

——在那边用不了这个吧。

我模仿着那边的口音说道。

——这么看来我要写的信比预计的要多出一倍了。

一个月后,我到了新喀里多尼亚。我们等不及对方回信,每隔三天就会写一封给对方,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有趣的书和电影,说说周末登的山,还有同事的婚礼、爷爷的葬礼,院子里的流浪猫又生了一窝小猫。他还会把工作中未被采纳的建筑图纸发给我看,我吃惊地发现,他的绘图水平很高,可以画出精细的线条。然后,我们开始商量在哪里安排一场感动无比的久别重逢。

-

那是吉田当时为了留住我(们的感情)所做的努力,真诚的努力。然后我们天真地以为,这样就可以打破距离对我们的束缚,却也因此短暂地得到过欢愉——分享彼此的快乐。

然后故事发展到后面,其实开头对吉田外貌的描写,把他比作了“榻榻米”,其实是既褒又贬吧,但在故事的中段,读起来其实是欲扬先抑的感觉。

0
《山女日记》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